那几个女人,有那么两三位,刚来京城时,还愣是要跟她比才艺。

    呵呵,还有那个所谓的太傅之女。

    以前,她是真的看在同为女性份上,不跟她们计较,可却没想,她们的妒嫉会牵连她的小白小金。

    冲着她来也就罢了,可却对她身边重视的下手。

    宫默离见她看着夕阳不说话,在她耳边低语,“妍儿,可要我帮你报仇?”

    夏子妍眸光从夕阳那边收回,看向他。

    宫默离紧盯着她,此时的眸光中,是毫不掩饰的心疼和情意,他继续低语,“妍儿,只要你想,我帮你报仇,比如找到那和尚一帮人的下落,杀了他们。”

    夏子妍看着他,这个男人现在是跟她示好吗?他为何要突然对自己示好?因为两人之间合作的关系,还是上次那个晚上,算是帮了他?

    “你为什么想帮我?因为那晚我帮了你?”

    宫默离看着近距离这张完美的脸,凑到她耳边,低语,“不止,我想妍儿注意到我,心中留个位置给我。”

    说完,他再次坐直身子,看着她,一张俊美的脸上带着柔意,带着不羁。

    夏子妍看着他,“宫公子,不要跟我开玩笑。”

    他伸手拉住她的手,不远处玄九几人面上一冷,上前一步,“放开少夫人。”

    宫默离直接无视玄九几人,夏子妍看向那边玄九几人,淡道:“退下。”

    “可···”玄九蹙眉。

    夏子妍面色沉下,“我不喜欢做什么事情,一再被你们提醒。”

    玄九几人,早她就想说了。

    玄九几人还是第一次被她这般说,不敢再造次,少夫人第一次对他们沉下脸。

    夏子妍看回宫默离,手从他手里抽回,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宫默离嘴角微勾,看着她低语,“妍儿,你见我像开玩笑吗?”

    夏子妍与他眸光对视,就这样看着他,没出声。

    两人对视会儿,他伸手抚摸上她的脸,眸中柔情似水,以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妍儿,不要怀疑我现在的话,那些女人,已经惩罚,若妍儿想找另外一批人,想要杀他们,我便叫人处理,为你,我愿意为妍儿做一切。”

    夏子妍心中复杂,这男人不是开玩笑吧,他怎么会突然说喜欢自己?

    她蹙眉,“我没记错的话,我被你绑过两次,我们之间之前相处不算太愉快。”

    宫默离低低一笑,“妍儿,虽说名义上绑你,可却没真的虐待你,一路上可都没委屈你,事实上是你一路上折腾。”不是想方设法逃跑就是想法子在他们食物下药,不然就是三脚猫功夫对他出手。

    夏子妍瞪着他,她被绑的人,难不成还不能想着逃跑了?

    “妍儿,我们之间的相处,并没什么不愉快吧。”他凑近她耳边,打趣道。

    至少,他是这样想的,一路上她乱蹦乱跳,可他却觉得有趣,倒是让他一路上打发了沉闷的时间。

    “有,谁都不愿意被人绑架。”夏子妍答了句,眸光再次看回那边人来人往的集市。

    “好,妍儿有怨言,不如嫁给我,以后随便妍儿虐待,可好?”他淳淳诱惑道。

    夏子妍直接无视,看着大街上形形色色人群,莫名感觉,刚刚的伤怀,居然跟他聊了会儿,驱散了不少,心中堵着的那口气,不再这般郁结难受。

    不过,说到报仇,那些女人既然受到惩罚,暂且放着,那些有心人···

    他再次倾身,在她耳边低语,“妍儿,若想报仇,考虑好了,可以来找我。”

    夏子妍没哼声,倒是双手手肘撑在双膝上,手掌捧着脸颊,这般看着前面人潮,想着事情。

    这一次事件,不同于之前,她不想什么都不做。

    宫默离看着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穿女装,之前相处,她都是女扮男装展现在他面前,这会儿的她,多了种娇美,更赏心悦目。

    楚云谦找来的时候,就见她和宫默离坐在一起,下意识就蹙眉。

    “妍儿,你怎么在这里,屋顶不安全,不如我们下去?”楚云谦来到她另外一边,道。

    夏子妍摇头,“坐得高,看得远,我想安静坐坐。”

    想着她这两天心情不好,楚云谦也不再说,“那好,我们一起坐着看。”他在身边,她也不会不相信跌下去。

    而且,也不怕那男人打什么主意。

    宫默离心中讥诮,这男人,也就是得了个未婚夫名次,就当成她夫君般想阻拦自己靠近她?

    自以为是!

    就是欧阳临轩,也不能!

    男女之间的交际,就是做夫君的也不能太阻拦,谁都有交友或追求异性的机会,律法都管不到!

    这姓楚的男人,这未婚夫怎么得来的,别以为他不知道!

    此时,屋顶上气氛有些安静,又有些诡异。

    夏子妍没哼声,只是看着前面几条街来往的热闹情况,听着下面叫叫嚷嚷的交易声音。

    见她这般,两个男人也不出声,就这样静静陪着他,心中对某位碍眼的男人,也是相当不爽。

    就这般干坐了一个下午,接下来两天,夏子妍倒是比之前开朗了一些,饭也吃得比较多了。

    几个男人倒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好笑的是,这两天很多人拜访,都是各家送小奶狗过来的,送这礼物的,简直排了一条街。

    夏夫人家养的两条狗死了,夏夫人大哭了几天,传得沸沸扬扬。

    先传出去的,就是楚云谦医馆的人,那天夏子妍看到小金小白大哭,便是让医馆不少人听到···

    后面是夏家下人传出去的,说她哭了两三天,茶不思饭不想,见者不忍。

    后面这几天,八卦传得越发夸张,说夏夫人因为悲伤,不仅仅茶不思饭不想,简直就这两天病倒在家,忧郁成疾,每天就守在两条狗的墓前。

    真真假假的信心,反正已经牵动京城未婚男子的心,一时间京城的小奶狗都被抢购一空,只为能送给心中的女神。

    哪怕夏家下人跟大家说,夏家不收礼物,自家少夫人不再养宠物了,可依然打发不了那些送礼之人。

    最后,夏家贴出告示,标明不收礼物,只因少夫人不想再看到身边养大的宠物死去,让她再度伤悲,杜绝二次悲伤,以后不再养宠物。

    夏子妍这两天一心在修炼上,楚云谦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干脆让人写了这告示贴出去。

    倒是七皇子,六皇子或者马嘉瑜,常思远,温易翔那些人过来拜访,只是夏子妍没什么心思跟他们聊,不想见,就在自己屋里看书。

    反正传言她病了,那就病了吧。

    楚云谦明白,这两天她虽然开朗了些,但却并未真的把所有悲伤忘却,只是不再提,因为这事情,她这几天表现都有些微变化,她偶尔会发呆,有时间直接忽略他们,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模样,可询问她,她又微笑着跟他们说没事。

    就这样,才让他们更担心。

    妍儿以前有事都会跟他们说,只是跟他和欧阳临轩说,可这些天,她却喜欢独自想事。

    这会儿,她不出来招待客人,他真不觉得多惊讶。

    因为有时候她连他和欧阳临轩都忽视了,更别说别人。

    来人中有六皇子和七皇子,楚云谦也只能在大厅接代他们。

    夏子妍看了书,便又开始在房间修炼,不去理会外面的事情。

    楚云谦跟大家在大厅闲聊。

    五皇子拓跋澈蹙眉道:“夏夫人生病了?在房中?”

    “刚去的时候,她好似睡下了,前两天状态最不好,这两天看着开朗些,可却常常看着一处发呆,要不就是明明我们都在她身边,她却好似忘记了我们,常常思绪飘远的模样。”楚云谦微微蹙眉。

    在坐之人,想要调查什么,不难,不如直接说一些事实。

    温易翔心疼,有些担忧,“她这样下去不行,就怕郁结情绪在心,得找大夫看看。”

    很多人,就是走不出一些负面情绪,自杀的都有。

    楚云谦苦笑,“她身体倒是无碍,这两天倒是肯吃饭了,是她情绪方面有影响,我跟欧阳临轩已经每天开导。”

    “我们男人,是从小经历过不少,已经习惯一些挫折,她不同,以前听说她家中只剩她一人,那时候轩兄认识她时,她也是比较忧伤,也哭过,是因为她家人,她养的两只狗,估摸着她付出了不少感情,所以才对她打击大。”常思远道。

    “要不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的好。”马嘉瑜道。

    楚云谦摇头,“她不去。”

    ···

    ···

    夏子妍修炼了好一阵子才停歇,看着夕阳西下,想着小金小白以前跟她就是喜欢在这时间去林子玩。

    不自觉的,她朝后院林子去。

    这边楚云谦正准备送客人离开,护卫过来低声一句,七皇子询问,“夏夫人醒了?”

    楚云谦点头。

    “不如我们就去看看吧。”五皇子出声道,自从她被绑架,他就没见过她,前阵子他也在忙。

    见大家看着他,尤其两位皇子在,楚云谦更不好拒绝,点头道:“不过,她不在院子,在后院林子处。”

    几人是惊讶也不惊讶,据自家的线报,也的确她这些天都会在后院林子待好一会儿。

    等大家走到林子那边,远远就看到她坐在那一个小小墓碑对面一棵大树下的木桌上,她就这样双手捧着脸颊,就这样看着那边碑文,眼睛一眨不眨,也没发现有人靠近。

    一行人走过来,六皇子见她这般,忍不住微微蹙眉。

    七皇子‘拓跋烨’出声道:“夏夫人,一阵子不见···”

    他的话语,并未让她回神。

    几人蹙眉,常思远也出声打了个招呼,“夏夫人···”

    还是没让她回神。

    温易翔心疼,一阵子不见,她怎么就变这样。

    楚云谦轻叹息一声,走到她身边坐下,低语,“妍儿,六皇子,七皇子他们来看你了,他们跟你说话呢。”

    夏子妍从思绪中回神,看向身边的楚云谦,后知后觉看向前面几人。

    终于见她看来,几个男人莫名松了一口气,可是,她的表情却没多少变化,跟他们点了个头,就再次扭头看回那小墓碑,再次思绪飘远。

    大家还在想着,一阵子不见,看着她更漂亮了,可却一瞬,只跟他们点了头,就看回那边,把大家都无视了。

    楚云谦轻喊她两声,也没见她回神,微微蹙眉,跟那边几个人苦笑一笑,“抱歉,妍儿以前不会这般。”

    拓跋澈蹙眉,“夏子妍,你这样下去不行。”

    不过,没得到她的反应。

    夏子妍这两天看着墓碑发呆,有时候是真的想着她跟两条狗的快乐陪伴时间,剩下的时候,她都在想着她要怎么报仇,拟个什么计划。

    她想成长,想变一下,不过是变成如何,以后她想成为如何的人,她有些迷茫,她喜欢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人生?

    以前,她只希望生活美满,身边没什么阴谋,越简单越快乐。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