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楚云谦和拓拔硕过来,欧阳临轩跟拓拔硕施礼一番,跟楚云谦点头,便道:“帮我保护妍儿。”

    楚云谦点头,“客气了,份内之事。”

    他这般说,也是道理,毕竟已经是她的未婚夫。

    拓拔硕只是哼一声,跟欧阳临轩来了句,“你也跟这丫头疯,她胡说你们也跟着她胡闹。”

    夏子妍一脚朝他踹去,“什么丫头,我比你大,你个小屁孩。”

    拓拔硕躲开她的飞腿,翻个白眼。

    欧阳临轩只是跟拓拔硕笑笑,“既然都来了,那就去看看。”

    拓拔硕嘴角一抽,这男人简直···因为一个女人,没判断能力,没理智了。

    很快,欧阳临轩大家上山去了。

    夏子妍一行人在这边火堆闲聊喝茶,聊着那么大动静,山上寺庙的人肯定早发现了。

    她不由好奇道:“你们说,寺庙的人此时是什么心情?”

    “若不做亏心事,他们自然不用担心。”楚云谦道。

    拓拔硕嗤之以鼻,“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夏子妍直接无视拓拔硕,看向楚云谦,“若是有亏心事,他们不是逃就是···正想法子转移‘证据’。”

    “转移‘证据’已经来不急,毕竟东西重,他们一时难搬走,除非里面的东西,有法子轻易搬出来,找位置埋了或直接扔进山坳下。”楚云谦道。

    夏子妍想了想,道:“若真发现什么,他们大可以说他们都不知道或者不是他们做的。”

    “那就要说回刚刚的话,没做亏心事不用担心,做了亏心事,总有蛛丝马迹可寻。”楚云谦道。

    夏子妍点头,没再多说。

    拓拔硕无语,嘴角抽了又抽,这两人已经下意识就定人家罪了。

    夏子妍沉思起来,她现在惊讶的是,哪怕她见到别的杀过人的人,看到他们也没别的情绪反应,但为何看那和尚,她就这么反感,感觉如此不同。

    到底为何这般差距?

    聊了会儿,夏子妍躺在席子上,看着星空。

    虽然比较靠火堆的地方,楚云谦还是担心她被风吹得生病,这夜里的风是更大了,冷气夹在期中,便是示意护卫,在马车拿出厚些的披风过来,给她盖上,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腿上。

    拓拔硕哼了一声,也抬眸看向天空,这才发现,今夜星辰璀璨,月色不错。

    夏子妍眸光看着星空,悠悠道:“一颗一颗星,光年外距离,时间的恒河,宇宙的超然···”

    今日,她一眼千年的顿悟,可看看星空,看看宇宙,却是不知道存在几十亿年。

    人好渺小。

    拓拔硕一眼撇来,“女人,你这啰嗦什么呢,怎么净说莫名其妙的话。”

    他怎么都听不懂?

    夏子妍嘴角一抽,“你知道就奇怪了,除非你有奇遇。”

    拓拔硕鄙视,“就你神神叨叨的话,爷没当你神经病就不错了。”

    至于神经病这词,还是跟她一次次斗嘴中知道的名词。

    夏子妍嗤之以鼻,顶了句,“你个CuSO4·5H2O。”

    楚云谦看看天空,再看回两人,嘴角微勾。

    拓拔硕看着她,这女人刚那句什么意思?“喂,你什么意思?”

    夏子妍轻哼一声,相当得瑟,眸光从他身上移开,继续看星空。

    小样,跟我斗!

    化学程式分析懂不?知不知道什么是250?

    楚云谦眼底划过笑意,他跟欧阳临轩倒听她说过,当时不懂,询问了一番。

    拓拔硕不是没见到楚云谦嘴角可疑勾起的痕迹,就因为这样,他才更清楚,这女人刚说的,绝对是骂人的话!

    他磨了磨牙,臭女人,总有一天他会弄清楚。

    夏子妍眸光从星空收回,道:“算算时间,他们也爬到半山了。”

    楚云谦微笑,“妍儿,不能以你爬山的速度来说,他们如今应该到山顶了。”

    拓拔硕嘲讽一句,“若是官兵都像她,爬个山要一个时辰,那我天启国的兵就相当老弱妇孺了。”

    夏子妍心中一哼,这人拐着弯又损她。

    不过现在她也懒得跟他计较,闭上眼,准备内视自己身体内情况。

    “妍儿,可是困了?”楚云谦柔声道。

    “不是,我就眯一下。”她回道。

    楚云谦点头,怕她被风吹得着凉,干脆把她半个身子都搂在他身上,至少他体温能给她温暖。

    夏子妍就舒服靠在他怀中,枕着他的手闭上双眼,开始内视体内情况。

    灵海的确又大了,看看修为,隐约又有晋级之兆,她心中一喜。

    她再次检查了空间,居然发现她的木制别墅屋里多了一些电器和电器插座。

    电器,投影电视,电脑,厨房用品等一应俱全,她心中狂喜,感觉还有地方有变化,仔细检查一番,厕所卫浴和镜子等一应俱全。

    反正,她这空间的硕大房子中,全部家具和电器都是现代化的。

    她储存房两间,居然能有保鲜作用,也就是说,无论鱼肉或青菜等,什么时候弄进去的,拿出来的时候还是弄进去存放时一样的,就好似两间储存房有固定时间不动的效果。

    她空间的灵泉池也大了一倍。

    种植的东西倒是看着没什么太大变化。

    她巡视一圈,这才从空间出来,灵识回到身体。

    缓缓睁开眼,她从楚云谦身上坐起,面上带着微笑。

    楚云谦见着微笑,“妍儿不休息了?想到什么了?”

    夏子妍嘻嘻几声笑,而后摸着下巴思索起来。

    见她这模样,楚云谦好笑,看着妍儿这般,估摸着想到什么,心情不错。

    拓拔硕看着她,嘀咕一声,神经兮兮。

    夏子妍此时心中好奇,上两次顿悟,那可没有弄出现代化东西来,空间出现是她晋级给送的,并非顿悟所得。

    每次顿悟,就是灵海大一些,修为涨了些,还有一次是让她视野等五感发生了质一般的变化。

    这一次出现现代的东西,是因为前面两次顿悟是最基本的,必须经历,才能轮到这一次‘升级’版,给更现代的东西,就好似整个历史,必先从古代传承,慢慢演化成现代···

    还是因为她这次顿悟,是看到了现代,那一瞬间好似穿越了空间和年代限制,回到了那个年代。

    也因为如此,‘触及’到了某种契机,接触到了现代,所以回馈她那个年代的东西?

    她想询问‘玉灵’,可却没有回音,没有答案的她,只能把这个疑问放在心理。

    就在这时,拓拔硕出声,“看那里。”他示意山顶处。

    夏子妍几人看去,前面山顶不远处似乎光亮不少,多了不少火把。

    不过这边倒没听到什么打杀声。

    拓拔硕起身,道:“本皇子突然感兴趣去凑个热闹,等我的消息。”

    夏子妍也不惊讶,他这个年纪,一直待着这边肯定觉得闷。

    楚云谦道:“那十三皇子小心。”

    拓拔硕点头,看向夏子妍,“喂,臭丫头,你不跟我说些什么?”

    夏子妍翻个白眼,不过倒是顿了顿,作势从随身包里拿一个小水壶给他,“我这有一壶水,给你上山时渴了喝。”

    楚云谦眼底一闪,妍儿是怕上山真有什么?刚刚欧阳临轩上去前,她便给他换了水,估摸着以防万一。

    拓拔硕极其鄙视,复又气道:“女人,你自己带着上山喝的水,你居然给本皇子喝,本皇子才不要。”喝她口水吗?

    夏子妍嘴角一抽,难得看在他对她不错的份上给他点水喝,他倒好,还嫌弃!

    她冷哼,“不要就不要。”真是的,她还觉得自己亏呢。

    见她收回水壶,拓拔硕几步上前,弯腰夺过她手里的水壶,哼了一声,“本皇子刚巧水喝完了。”话落便闪身离开,压根没看她,也没给她反应。

    夏子妍嘴角一抽。

    等拓拔硕和他几位护卫消失,夏子妍便起身,伸伸懒腰,准备去马车休息一下,外面还是风大,尤其这比较偏僻的地方。

    见她看向马车,楚云谦道:“妍儿去车上休息?”

    “嗯,休息一下,这里风大,估摸着小休一下,他们就回来了。”夏子妍道。

    楚云谦上前,伸手拉住她的手,“走,我跟一起去。”

    夏子妍点头,两人往不远处马车那边去。

    到了马车坐下,楚云谦好奇询问,“妍儿刚刚可是想到什么有趣之事。”所以刚刚一脸笑意。

    夏子妍嘻嘻一笑,“谦,刚刚在山上,你们说喊了我几声不见我回应?”

    “嗯,你想什么那么入神?”

    夏子妍微笑,“那一刻我突然有种顿悟,这攸关对人生,对生活,或者对修为的,修炼很多时候也靠顿悟辅助,所以以后你们见我突然那般,就不要喊我,让我从那状态自动出来。”

    若是突然拉扯她,把她从顿悟状态惊醒,说不定就浪费了契机。

    楚云谦惊讶,便是点头,“好。”顿了一秒,他道:“所以,妍儿的额头才···”

    “嗯,我平时都遮掩住的。”

    楚云谦严肃道:“妍儿,平日就遮掩住,否则怕惹来麻烦。”有些人会猜忌,更怕以后更多人要绑妍儿走,更多人想争夺妍儿。

    夏子妍点头,“我知道。”

    楚云谦伸手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着,柔声期待道:“妍儿,能否让我再看看?”刚刚只是看了一眼,瞬间她就低下头去了,他还来不及仔细看。

    夏子妍点头,闭上眼,缓缓解开眸光指令,缓缓的,她再次睁开眼,就见他紧盯着自己看,眼中惊艳。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