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可见,想跟她成姻缘,比跟别的女子难得多。

    赵老爷微笑看着夏子妍,“贾公子,你年纪轻轻弄出一两个生意,名声却已经不小,以后肯定会发展得更好。”

    夏子妍微微一笑,“赵老爷对生意一块想必经验不少,我这个新人还得多听听前辈的指点,希望能学一二,对自己以后有好处。”

    赵老爷哈哈大笑,“贾公子可真谦虚。”

    赵老太爷呵呵笑,越发喜欢眼前的丫头,“以后贾公子若想取经,或者可以来赵家多走动,大家聊聊,我家孙子正巧也学了几年,没事也能跟你一起学习一番。”

    夏子妍微微一笑,“那太麻烦了,还是···”

    “不麻烦的,贾公子什么时候来都行,若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我们。”赵公子立马道。

    夏子妍心中有些尴尬,她刚刚也只是谦虚客套一句,哪知老人家顺着她的话接下来,这会儿赵公子又接话来。

    便是,微微一笑,“好,有机会的话。”

    赵公子一喜,“好。”

    赵老爷和赵老太爷见自家儿子/孙子欣喜样,心中好笑,但却无奈,或许这会儿他被感情冲昏了头,没多想。

    他们却听得明白,她后面加了一句,有机会的话,那意思就不定了。

    傻小子,没听出她只是客套话。

    赵夫人这会儿总算看出点什么来,不过,只感觉自家儿子很喜欢这位贾公子,并未往男女方位想。

    赵家小姐赵芸雅只是惦记上了夏子妍几人,她觉得凭借她的能力,绝对是更好的,昨日就跟夏子妍三人说,或许可以跟家中妻子或这订亲之人和离/解姻,她可以嫁给他们。

    当时赵家几人面色一变,拉着她不让她继续说。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当场就说不可能。

    夏子妍只是玩笑一句,她的婚姻随缘,若对方没感觉了,就好聚好散。

    于是,她便被两个男人私下惩罚了一番。

    赵芸雅知道欧阳临轩和楚云谦看上的就是同一人,所以,越发惦记跟传说中的夏夫人比,搞得夏子妍本尊听着她自信的话,有些好笑有些尴尬。

    不远处一行人出现,人数不算多,也选择附近露宿,是一批江湖人打扮,倒是有派人跟夏子妍和赵家人打个招呼。

    很快入睡时间到来,夏子妍跟欧阳临轩继续在马车,楚云谦在旁边马车上休息。

    外面两堆火处,两家护卫聚着休息,剩下的在树上和火堆上守夜。

    大半夜,外面马儿的声音靠近,直朝这边过来,当下,几家护卫和那队江湖人就警戒起来。

    很快,骑马的一行人朝那批江湖人砍杀过去,显然是冲着他们去的,不过大家靠得不算远,这般吵,哪还能入睡。

    夏子妍被惊醒,欧阳临轩心中不爽,扶着她坐起,帮她穿上外套,才拿外套自己披上,柔声道:“妍儿,我先出去看看,别怕,你呆在这里等等。”

    夏子妍点头,这阵子看过几次血淋淋的打杀,又看过了鬼魅怪物,又见过仙,她这见识都涨了不少,胆子跟着大起来。

    她在马车上随便绑好头发,掀开帘子走出去,就见那边打得激烈。

    突然,楚云谦和欧阳临轩大惊,“妍儿··”

    夏子妍疑惑看去,就见一支箭射来,似是本来射前方一位在林子躲闪的影子,哪知那人一个闪身躲开,箭就朝她这边而来。

    听到几声惊呼,黑夜中几方人下意识朝那边看了一眼,就见一支箭朝那少年去!

    夏子妍见危险射来,第一时间就近一趴,箭支从她头顶飞过,她听到马车帘边一声震响,箭羽还嗡鸣几声,可见发出者内功多么了得。

    还未起身,就被自家夫君紧紧搂住,她感觉他的身体还在微颤,他的心跳飞快,他搂着自己的双臂很紧很紧。

    “我没事。”她低声道,抬眸看着他,见他面上神色依然恐慌,不由伸手抚摸上他的脸,再次一句,“我没事。”此时她也是惊惧不已。

    她还得再努力修炼。

    楚云谦就在他旁边站着,也是满满后怕。

    欧阳临轩紧紧抱着她一会儿,这才让楚云谦看着她,他拔下车上的箭支,上面还有几根长发。

    他无法想象,若妍儿反应慢点,此时是如何一个下场!

    楚云谦紧紧抱着她,也才感觉松了一口气,也见到箭中几根发丝,眼底狠厉一闪。

    两人同时看到,马车板上还有一小碎石头,刚刚要不是及时出现挡了一下,妍儿便反应再快也··

    不管暗中哪位相助,他们都心有感激。

    此时,欧阳临轩跟自家护卫打个手势,楚云谦也不让自己的人闲着,一个眼神过去,便哄着她,带着她回了马车上。

    有些东西,还是不要污了她的眼。

    赵家公子就在后面几步远,面上也煞白,直到她进了马车,才松了一口气,她没事就好,那一刻,他都感觉心跳要停止了。

    他眸光看向那边突然闯入的一行黑衣人,心中愤怒!

    楚云谦在马车紧紧抱着她,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不舍她离开自己怀中,柔声道:“妍儿,你没事就好。”

    夏子妍抱着他,在他怀中摇头,“没事,谦不要担心。”

    “妍儿,刚刚那一刻,我好似心脏都停止了,你若出了什么事,我会疯掉的。”楚云谦的手,有些抖。

    夏子妍抬眸,倾身在他脸上印下一吻,“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耳边传来越发惨烈的尖叫声,似乎更多的打斗声。

    夏子妍不傻,谦带着自己回马车,只是不想让她看到某些场景。

    刚刚是吓到他们了,这一次对方差点射到自己,不管是不是有意的,可轩和谦都怒了。

    她这会儿就算说她没事,不用跟人家计较,恐怕他们两都不会听,这一次,她也是后怕,的确是差那么一秒反应,若反应慢一秒,她就惨了。

    或许她死不了,但绝对伤得不轻!

    她身上有神物护体,在生命受到威胁时,是会第一时间保护她的,所以,她倒不担心丧命,可若重伤躺一两个月的,她也不想。

    马车外的打杀声很快停止,一批黑衣人几乎全死,剩下小猫一两只钻入林子,几位护卫还在追赶。

    此时,那边几位江湖人走到欧阳临轩面前,双手抱拳,领头的人诚恳道谢道:“多谢公子这边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已,不知公子可否留下名讳,以后定当还人情。”

    欧阳临轩看着对方,并未接受,自从刚刚惊险一幕后,他便面上沉沉,这会儿神色不变,淡漠道:“我这边出手,并不是因为帮你们,不用跟我道谢。”

    说起来他对这些人也很不爽的,要不是他们引来敌人,哪会打斗中波及,差点让妍儿生死垂危?

    领队人面上尴尬一闪,他自然不傻,自从刚刚那一幕后,眼前这男子的人便开始截杀那批人。

    刚刚两个男人先后搂着那位马车上逃过一劫的少年,那般紧张的模样,一开始他猜想是不是两人的弟弟,可那少年抚摸男人的脸低语什么时,他意识到,那不是兄弟的关系,那位恐怕是女子。

    那般容貌的女子,加上眼前男子的年龄和气质,他哪能猜不出对方的身份。

    光那女子的容貌,他便想到一个女子!

    结合刚刚两个男人紧张大喊的‘妍儿’,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般惊险一瞬,这位男子突然让自己人加入截杀,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管如何,这声多谢还是要的,下次若有机会,我们定当报答公子。”便是再次双手抱拳拱起,弯腰九十度,这是武人对第一次相遇之人来说最大最诚心的礼仪了。

    也知道对面的年轻人不愿跟他们多说,也对自己一行人有介怀,中年江湖人留下这样一句,便是很自觉的告别离开,回去自己队伍那边。

    地上的尸体,在一帮江湖人的处理下带走,现场只有草地一滩血和地上一些残乱外,好似刚刚压根没经历过什么。

    赵家公子回去自家那边,跟自家父亲点个头,便坐到一边火堆,安静的添柴,什么也不说。

    赵家老爷也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想看到那丫头出事,这年头难得看到一位顺眼的女孩子。

    欧阳临轩走回马车旁,楚云谦便听到声音,不舍的跟怀里的妍儿道别,这才下了马车。

    很快欧阳临轩上了马车,便是帮她脱去外套,再次搂着她盖上被子躺下,把她楼的紧紧的。

    “轩,我真的没事。”夏子妍看着他面上一直沉沉,拉了拉他低语。

    可是他就这样紧抱自己,没出声,没回答。

    夏子妍装出一副委屈样,低语,“轩是不是怪我不听你的,乱开帘子出去···”

    终于,他紧盯着她,满满愧疚,声音沙哑,语带自责,“妍儿,是我的错,一再让你涉险,一次次都没保护好你,我这个夫君,做得太失败。”

    看他这般神色,夏子妍蹙眉,翻身趴在他身上,在他下巴一咬,低喃,“不是你的错,这是意外,都没想到有箭射来,要说也是我的错,该听你的留在马车,我回去肯定勤奋练习,以后让自己的反应更快一些。”

    他依然难以释怀,愧疚而后怕,紧紧抱着她的腰,让她趴在自己身上。

    夏子妍心中无奈,他看来又要自我怄气几天了,甚至还会暗中自我惩罚,这还是前两次后,总发现他手臂有些伤势,那几天会比较沉闷,她后面慢慢摸索总结出来的结果。

    这个男人,真傻,不是自己的错,非要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

    她附身凑到他嘴巴,印下一吻,“我没事。”

    欧阳临轩紧紧抱着她,一手轻压她后脑,不让她离开自己身上,疯狂吻住她。

    在后面她想要撤离都不行,他一个翻身把她压下,她气息微喘,低低求饶,“轩,不行,外面,唔··”

    哪怕车内已扣,车窗已合,马车离人群那边两百多米外,这边林子内,但···大晚上的还是会被人听到声音的。

    可是,她这次求饶都没用,他用被子盖住两人,以嘴封住她的唇,探索的动作却不停下。

    她想到前面两次,她差点出事或者那次温家主大寿聚会回来后,他心有担忧或不安,就爱这样疯狂,好似才能说明什么一样。

    他火热的体温和手上的撩拨,这般野外又怕被人听到的感官下,反而让她有种别样的刺激感,结合一瞬,那种紧张却越发欢愉,她紧咬下唇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很快,所有娇.吟在他口中吞没。

    外面不远处,楚家和欧阳家的护卫眼底一闪,却当做没听到什么。

    虽然没听到女人的什么声音,可看那马车有些微晃动,他们可不是傻子。

    离马车也就百米的楚家马车上,楚云谦从自责后怕中回神,眼底一闪,某些声音他离得近,可听得清楚。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