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我们以为找到了人,可昨夜,那女人无法拔剑,今早听她言语内容,加上你能驱剑,夏夫人,你便是我族祭天带来的圣女。”

    夏子妍蹙眉,“你们找错人了吧,我不是你们的圣女,不能说我出现过那边,能拔剑,就是你们的圣女。”

    “夏夫人,可是你就是啊,出现的位置,驱邪剑的说明,以及你一身奇怪服装,再来,你昨夜为何能看到常人难看到的东西?”老人身后的中年人认真看着夏子妍,忍不住出口道。

    夏子妍蹙眉,想了想道:“你们那圆寂的老族长跟一空大师···谁更有本事?”

    几人不知道她为何这样问,云霄族长道:“差不多。”

    夏子妍又问,“那当时祭天,除了你们那族长外,还有别人一起帮忙?或者有像驱邪剑差不多的比较有灵气的东西辅助?”

    “只是我们老族长和我族几位长老,就是根据那本书的阵法祭天,倒有一张祖师爷留下的符纸辅助,也是算到最佳日子来运作祭天大典。”老族长回答道,他也好奇了,她怎么问似乎无关紧要的问题?

    夏子妍蹙眉,沉思起来,心中忍不住怀疑,一空大师自己说不能完全算出她的曾经,只知道她不是这世界之人。

    那么他们族那老族长本事跟一空大师相当,加上几位长老,就真能把自己从差距几千年距离,以及还是差一个空间的跨度带来?

    这怎么看,也没那么大本事把她弄来吧。

    能来这里,她还是觉得是她的玉灵的功劳。

    忍不住的,她尝试心中询问,看看玉灵能不能回答。

    询问了几声,也没回答,夏子妍心中一叹,看来找不到答案了.

    下意识她坐在凉亭石凳上。

    见她沉思的模样,凉亭几人没出声,只是看着她。

    云霄族几人见此,猜测她是不太想承认,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

    如果她真不愿意跟他们扯上关系呢?那他们族不是··

    就在此时,夏子妍脑中划过一段文字‘跨空间是凭我的本事,不过跨了空间趁我消耗过多时,有两股气息扰乱,把你扯偏了下,出现那湖附近。

    一股在东南方位,气息还不足以抗拒我,另一股在西南上空,这股气息才是关键,能与我跨空间消耗前实力比拟。”

    夏子妍心中再问,“这么说这世界是真有比你强的,有神仙?”

    玉灵却没再回应。

    此时夏子妍回神,看回云霄族族长,“你们族在东南方位还是西南方位?”

    她猜就是前者。

    云霄族三人有些惊讶,云霄族都比较神秘,没几人知道方位,她居然知道?

    “东南。”云霄族三人中最年轻的男子道,他外貌俊美,气质滴仙,比之欧阳临轩,楚云谦,宫默离几人都不差,就是声音也相当好听。

    夏子妍看他一眼,点头,而后沉吟一下,蹙眉道:“我来这里吧,其实跟你们真没太大关系,有人是趁我···那个意外的时候,算计我。”

    这会儿想到有人趁灵玉虚弱算计她,后面做手脚把她带来这里,夏子妍心中就有些恼。

    云霄族几人只当夏子妍为了与他们拉开关系,所以这般找借口。

    就连欧阳临轩和楚云谦都在怀疑。

    夏子妍起身,正要再跟云霄族几人说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脑中便闪出一个信息,前方五百米外,有个那天西南方上空熟悉的气息,也是修炼天地灵气者,实力已是飞仙者。

    夏子妍想都不想,直接飞身而出,朝前方林子外去。

    凉亭内几人惊讶一下,欧阳临轩,楚云谦后面立马跟去,“妍儿,你去哪儿,下着大雨···”

    云霄族几人也立马跟了上去,这聊着聊着突然跑开,肯定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感应到前面有邪气?

    等到了那边,根据感应,夏子妍便出现在林子内一个小草坪停下,只因脑中信息提示,前面有阵法,要用灵力护体才能进去。

    欧阳临轩几人过来,此时楚云谦担心看着她,这会儿她一身湿,可别又跟上次一样生病了,“妍儿,这里有什么?”不然怎么突然跑来,还紧盯着前面的树林看。

    此时大家的身上都已经淋湿,见她看着前面,云霄族几人仔细一看,年轻男子惊讶,“前面有阵法。”

    云霄族几人能看出来,夏子妍也不算惊讶。

    “这···倒没感应到邪气,夏夫人,你能感应里面有什么吗?”云霄族族长只知道没感觉邪气,算了算似乎冥冥中有什么在阻拦。

    夏子妍看向云霄族族长道:“还是我们刚刚说的,我的出现跟你们关系不大,倒是有人后面算计,那气息,突然在这里面出现,看来是要跟我见面。”

    云霄族几人惊愕,虽不太相信,但进去看看,或许就有答案了。

    便是,云霄族这三人后面来的族人过来,尝试进去,却无法进入,最多在前面林子打转,大家看着他们往另外一边出来。

    云霄族族长三人尝试一番,结果一样。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压根走没百米又被绕出来。

    此时,大家回到原位看着夏子妍,夏子妍看着云霄族族长,心中已经有猜测,他们虽然能与鬼魅作战,但他们修炼的估摸着是不够纯净的天地灵气,不然就是别的功法,不是靠天地灵气来。

    她跟大家道:“左前方林子内,我看见里面有个避雨的林内亭,你们先去避雨吧,对方看来是只想见我。”

    欧阳临轩拉着她的手,担忧,“妍儿。”

    夏子妍嘴角微勾,“放心,对方特意这般安排,肯定有话跟我说两句。”

    楚云谦也担忧,“妍儿,那我们就那边等你,你自己小心点。”

    夏子妍点头。

    云霄族族长也出声一句,“夏夫人小心点。”

    夏子妍点头,便是上前,闭眼两秒,而后睁开眼,朝前面林子去。

    只见她进了林子走不到百米,身影就诡异消失。

    欧阳临轩,楚云谦一行人不担心是假,两家的护卫更加确定,少夫人/未来少夫人绝对来历不简单。

    云霄族一行人更加肯定她就是族中的圣女。

    夏子妍眨眼出现在一个林子,前方出去是草坪,不远处有花园,木屋,凉亭和溪水,那凉亭,有个白发老人独坐喝茶。

    夏子妍走出林子,用灵力把身上弄干后,才飞身过去。

    她站在老人桌子对面率先出口,道:“老人家,你故意引我来的吧。”

    老人没抬眸看她,只是道:“小丫头何以如此肯定?”

    “本来我应该在别的地方,后面莫名两股气息出现,西南上方气息跟你气场很像。”夏子妍看着前面的白发老头。

    此时老人才抬眸看向她,示意她落坐。

    夏子妍也不客气坐下,打量一下老人,他五官很不错,看着老当益壮,给人感觉很舒服,果真一副仙风道骨之人。

    “老朽感应到东南方位置,算了算,有人出发点为善,驱使人修为还差点火候,正巧你的跨度大得惊人,引起我注意,我只是顺手帮了一把。”老人和蔼一笑,缓缓道,帮她倒了一杯茶。

    紧接着他又道:“丫头,虽然东南方不是主要带你来的,你依然跟他们有些关系。”

    夏子妍半点也不客气端起面前的茶喝下一口,惊讶了下,顺口一句,“你别跟我说你跟他们族有关系。”说完,又喝下一杯。

    “老夫未得正果前,好似就是他们的开派祖师,他们祭坛用那法门,用过我残留的一张符,这才把我惊醒顺手一把。”老人家呵呵一笑,夏子妍差点一口茶喷了。

    无语,果真就那么‘巧合’。

    夏子妍好笑,不由莞尔,“老头,你不会告诉我,你这会儿见我,就是帮他们与我拉好关系?”

    老人呵呵一笑,慈祥道:“丫头,我与你之间,也的确有一些关系。”

    夏子妍好奇,伸手端起茶壶帮两人倒了茶,“说来听听?”

    老人呵呵一笑,轻抚他的胡须一把,道:“算算时间,该是两百年左右,云霄族当时的族长祈福,说突然发现不到新圣女足迹。

    当时老夫闭关中感应到,也好奇算了一把,便算出圣女不现一两百光景后,却有天选之女出现,大概你何时出现,所以,云霄族上任族长祈福祭天,用了老夫曾残留的一张符纸,让我修炼中醒来,既是天意,我只是顺天意而为。”

    夏子妍惊讶一下,不太确定道:“你的意思是,你能算出我出现,也是担负上天安排你来指引我之人?”

    老人呵呵一笑,点头,“丫头聪慧。”

    “说得那么玄,其实我也好奇为何我会被称呼所谓的天选之人,我这人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力量,我一个女人能做什么。”夏子妍苦笑,太抬举她了。

    就算她也修炼,可也只是刚接触修炼之门,“老人家,要比实力,见识,我哪能与你比,要说天选,也该是选你啊。”

    老人呵呵一笑,“丫头,老夫已不算这红尘中人,早不问世事,只因我天命未完,这才弥留这边,这次相见后老夫便要真飞仙而去。”

    夏子妍点头,好奇道:“说实话,我刚接触修炼一门,很多东西都不懂,没什么见识。老人家,你现在就算是仙了吗?仙上面还有什么?这世界除了昨夜的鬼魅,还有别的诡异的东西吗?”

    昨夜,也是让她开了眼界。

    老人家呵呵一笑,“谁刚接触修炼一门,都是摸着石头过桥,慢慢理解的,只需知道,修炼不可急躁,需保初心,徐徐涂之。

    丫头,红尘行,哪怕还有别类生命,对你也不会太大影响,你有神物护体,加以慢慢修炼,百年后或便能晋仙。

    仙在这,或许在别人看来如何难见,可到了这个级别,晋升后你会发现,那里,你也需从头来过,那又是我们的起点。”

    夏子妍惊讶,很快分析起来,“你的意思是,仙界也跟人界其实没太大区别,人间这里是习武,仙界是重修炼仙法,就好似仙界,神界都有所谓的江湖,只是能过去的,生命可以更持久。”

    老人呵呵一笑,“你说你没什么见识,可却似乎很快能明白我的意思,似乎你不惊讶。”

    夏子妍扑哧一笑,“老人家,我来的那地方,各类小说,电视电影看多了,很多什么穿越重生的题材,修仙小说,或者科学家他们提出维度空间,科技幻想,五花八门的多了。

    你一出口我就想到维度空间论,什么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什么十一维度空间,我当成你说的晋升就是到另外一个维度空间而已,每个空间都有它们的不同规则。”

    老人紧盯着夏子妍,难得面上闪过惊讶,“丫头,老夫对你出生的地方,突然很好奇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