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几人抓了几人,直接一剑杀死,便让他们身上的血液流入盆中。

    相当血腥和残忍。

    在夏子妍看来,这就是弄什么邪术,类似前世电视上看的所谓的祭天。

    整个广场相当凌乱,杀得相当血腥。

    夏子妍闻着血腥,眸光看着高台做法之人,不时看了看几口棺木和上空天色变化···

    她从来不迷信之人,可这奇异的世界,今夜遇到的事情,她自己的奇遇。

    她如今保持中立状态,就等看看有什么变化。

    那些没自己灵魂的杀手,一个个武功高强也就罢了,一旦心脏都刺不死,不怕疼,战斗力便是直线上升不知道多少倍,很多人吃了亏,反而被击杀。

    就在这惨烈的击杀中,那边老幼一行人也有一行人护着,便是之前进来的一大批人,他们抵挡在周围,围成一圈与猛兽和杀手对战,依然很快被猛兽冲击,撞开了缺口。

    正想让自己这边的护卫去帮忙,不过,下一刻他们这边的缺口也被打开,猛兽太狂烈,也是发疯一般直冲撞,见到人就扑咬,一群奔来,这恐怖的袭击就不是一般情况了。

    欧阳临轩揽着她,一手持剑,一边躲闪一边周旋,一边打着往更安全的地带去。

    楚云谦跟着在身边,应付着欧阳临轩和夏子妍身后。

    就在这边凌乱血杀中,现场情势越发紧张。

    最后,夏子妍一行人被逼到一个角位,前面一群护卫阻拦着。

    她的眸光看去,那高台做法之人,不知道倒了什么水,带着灰色又似带着一种血色,洒入那盆中,就见他在里面又似乎洒了什么粉末调和,最后命人洒落在棺木内和洒在柱子上绑着的几人身上。

    那黑袍男人又拿着东西挥来挥去,念念有词,很快,她惊愕看到,高台那棺木中聚拢的黑气居然慢慢聚拢在柱子上的几人身上,很快,那几人发出尖叫挣扎,他们眼鼻流血,面色倏然苍白,似是承受着无比恐怖的痛苦。

    他们的尖叫,都好似能超越了场种打杀声,可见多么惨烈。

    只过了一刻钟左右,他们昏厥过去,身上弥漫着黑气和淡淡诡异的绿色,慢慢没入他们身体中。

    夏子妍震惊,那邪门老道到底弄的什么邪水,加上邪术,居然引诡异气息弄进那几人身体中。

    这世上还有如此特殊的水?还是因为化学作用问题,让人体内出现什么反应导致?

    特殊的水?

    说到特殊的水···那她空间的泉水算不算特殊?

    她每次喝,都感觉能让她身心舒畅,有次手上弄破了,当时在户外,便是弄了点水洗手,很快伤口复合了。

    这样看来,她空间的水,也是特殊吧。

    她正思索着,听着身边的喊声,这才看去,身边自家夫君和‘云谦’都看着她。

    见她回神,欧阳临轩道:“妍儿,你看着那边高台在想什么?”

    夏子妍蹙眉看着高台上,“等等再跟你们说。”

    楚云谦以为她是因为那黑袍老道的残忍而震惊害怕,不由安慰,“妍儿不用担心,我们会全力护着你。”

    夏子妍没说什么,眸光看着全场的打杀,又看回高台。

    很快,高台那柱子上绑着的几人醒来,便是成了那些没有灵魂的杀手一样,眼中只有杀气,没有别的神色。

    他们一个使劲,轻松就把绳索弄断,直接就从高台飞身而下,加入敌军正营帮忙。

    而那黑袍老道继续念叨着什么,围着那棺木打转,棺木处黑气越发浓烈,棺板开始有些震动。

    夏子妍看到这里,眸光收回,蹙眉思索一番,目前这情况,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敌人还没破圈而来,她能有点小空隙做个小实验。

    打定主意,她又看了眼高台那边,这才收回眸光,跟身边两个男人低语,“能不能让前面的护卫绑一个不怕疼的杀手来,最好一个活着一个死的。”

    楚云谦惊讶,“妍儿,你这是何意?”

    欧阳临轩却第一时间跟身边的护卫低声交代一声,护卫带着几人闪身过去。

    欧阳临轩看回自家妻子,见她面上严肃看着高台处,还从未见过她这样一番严肃表情。

    妍儿出口绑人来,肯定有她的一番计较。

    夏子妍眸光看回那帮和尚和那帮特殊族裔之人,他们被那些杀手缠得脱不开,也因为这样,那高台那黑衣道袍老人才放肆做什么邪术。

    过了会儿,终于带来了一具杀手尸体,能真的杀死这些人的,也就那些和尚和那批人,其它人和我方之人,压根杀不死他们。

    也因为这样,我方损失了不少人。

    把尸体摊在地上,夏子妍蹲下身,作势从小包包拿出一壶水来。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也蹲下身看着,疑惑她那一壶水做什么。

    夏子妍扭开壶,倒了一点水在尸体上,很快,尸体发出热气,慢慢的,尸体口耳鼻处,乃至皮肤上都流出黑色液体,有道淡淡黑气和诡异的绿色飘出。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肉眼看不到什么黑气和诡异的绿色,但能见到尸体上冒出的黑色液体。

    两人相当惊讶,妍儿这壶中的看来不是水。

    难不成是解药?

    也不是吧,即使这些人是中毒变成人不人的样子,可是人死后,再用解药水喝,也已经晚了,也不会这般奇怪吧。

    而且,妍儿不是把水弄在尸体口中,只是倒了一点在尸体上。

    就那么一杯样子,居然出现这样的效果。

    楚云谦惊愕,不知道怎么解释,想出声询问,却被欧阳临轩阻止,两人看着她这般严肃研究的样子,暂时也不打扰她。

    夏子妍伸手一碰飘了上来的黑气和绿光,顿时感觉一种灼痛倾入体内,来势汹汹。

    来不及多想,她当即尝试用灵力驱赶,很快她惊喜,内视下,体内的黑气被灵气碰触,如遇到什么天敌,眨眼被吞噬。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看着她闭上眼睛,张嘴问了句,“妍儿,你是不是在研究什么?”

    夏子妍没有回复,闭着眼把吞噬后多出来的黑色液体逼出,她睁开眼,手中很快一股黑色液体自动从手指间出现,滴落地面。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面色一变“妍儿···”

    夏子妍摇头,“我没事。”

    欧阳临轩严肃道:“妍儿,这是怎么回事?”

    正说着,几位护卫很是费劲的绑来一位活着的杀手,四五人才制住他。

    夏子妍几人站起,她倒出一杯盖的水上前,楚云谦接过她手中的一杯盖水,道:“妍儿,他危险,你要怎么做,我来就好。”

    夏子妍道:“倒入他口中,让他喝下。”

    楚云谦点头,上前,示意护卫把挣扎的杀手张开嘴,微仰头,趁机的,楚云谦便把水倒入他口中,对方的口,连杯盖都没碰到。

    灌入他口中后,楚云谦才退了一步,那杀手便是突然尖叫,疼痛之下,大力的甩开扣住他的几位护卫。

    楚云谦和欧阳临轩面上严肃,挡在夏子妍之前,以防对方出击过来。

    不过,那杀手却压根没上前,就是捂着自己的头在地上打滚尖叫。

    夏子妍让身前挡着的两个男人让开一些,她站立两人之间,倒出一点水在杯盖中朝前面痛苦打滚的人洒去。

    水一落对方身上,就见对方尖叫,把手转移,死死抓着自己的脖颈不放,那位置正是刚刚被水撒过的地方。

    在夏子妍眼里,男人疼痛打滚的同时,身上的黑气和绿光在缓缓冒出,同时,他身上皮肤上,有黑色水汽逼出。

    不过在欧阳临轩两人眼中,他们只见到地上那人在疼痛打滚,碰到她洒出去的水,更加惨烈尖叫。

    明显的,妍儿手中的水能让他们疼痛。

    夏子妍看着对方的反应,足足一刻钟,对方身上的黑气和绿光飘出消散,身体上一种黑色液体冒出皮肤。

    对方此时,显然消耗过多,精疲力尽昏迷。

    夏子妍不敢说这人还能不能活,不过却是确定对方身上的诡异的黑气等已经消除。

    她上前,欧阳临轩和楚云谦立马阻止,“妍儿,你要做什么?”

    “看看他的情况。”

    楚云谦道:“妍儿,我来查探一番。”

    夏子妍点头,楚云谦过去,确定对方已经完全昏厥,伸手帮他把脉起来,很快,他放了手过来,跟她道:“身体消耗太多,深度昏厥,没有一两天估计醒不来。”

    夏子妍不放心,她还是过去,伸手把脉一番,结果一样,又顺手在男人胸口以下慢慢抚摸而下。

    见此,欧阳临轩和楚云谦过来,前者拉开她乱摸男人身上的手,两人都明显有些吃味。

    “妍儿,你做什么。”这个男人有什么好摸的。

    楚云谦也道:“妍儿,你在···干嘛,要是搜身,我帮忙。”

    夏子妍轻笑一下,从欧阳临轩手中抽回手,回道:“你们帮不了,我只是检查他的身体情况。”

    “妍儿,我不是把脉了吗?”楚云谦道。

    夏子妍摇头,“他已经跟普通病人不一样了,我得检查一下他身上还有没有脏东西。”

    楚云谦蹙眉,“检查?脏东西?可是不是把脉吗?你这样···”

    “一时跟你们解释不清,现在你们帮不了我,我先检查一番再说。”说完,再次把手探向对方胸脯,闭上眼,用灵气附手检查他身上,感应他体内是否还有脏邪之气。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