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是,怎么样把房内的男人弄晕,才能偷跑出来。

    她的空间内,倒是有迷药,问题是要怎么在这男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他喝下去?

    再来,现在外面大雨,也不是偷跑的时候。

    她心中想着,是不是要弄个美人计,就跟之前那个男人那样,趁其不备··

    但,屋外有他的人,这个就有些难办了。

    宫默离走来,调侃,“那么大雨,妍儿想这里逃?”

    “我没那么傻,逃也不会是现在。”夏子妍讥讽。

    他呵呵一笑“妍儿眸光望那么远,难不成还想着有人来接你?”

    “你等着吧,他们会来接我的。”她冷哼。

    “妍儿对他们那么有信心?”

    “那是。”

    宫默离嘴角微勾,“好,那我们且等着看,就看这几天他们能不能找到你。”

    夏子妍无视他,进去屋内。

    此时敲门声响起,很快,送茶水的过来。

    等人离开,两人就在屋内喝茶,这会儿夏子妍也没跟他吵,只是拿着菜单看。

    午餐,其实也没太大胃口,这荒郊野岭的茶楼,东西也不指望多好吃。

    随意点了两三个菜,便把菜单给他。

    宫默离也看出她一副没食欲的样子,加上两个菜后,就跟她道:“明天就能离开这个城镇,明晚途经地段有家酒楼,味道不错,你肯定会喜欢。”

    夏子妍趴在桌子上,“还以为你们这些人的生活比较不同,至少有趣一些,没想到这些天走来,跟京城一样无趣。”

    宫默离好笑,“难不成这几天你根本不怕我们把你带何处去,反而当成一路游山玩水?”

    “不怕,反正我早晚一定能离开你们,不然就是我夫君找来。”

    “你不仅对自己有自信,还对你夫君很有自信。”

    “没错。”

    宫默离嘴角微勾看着她,她提到她夫君,脸上明显的信任和骄傲,那是发自真实,发自内心对自家夫君的相信,并非其它外在因素。

    莫名的,他感觉有些奇怪的情绪划过,有那么一刻,他也想有个女人这般依赖这般喜欢。

    他不由看着她,虽然感觉她很特别,有些好玩,人也算有些小聪明,但对他来说,她还不算完全吸引他。

    “传言你们夫妻感情很好,看来是真的。”

    “本来就好。”

    两人没再斗嘴,在这会儿,倒是难得聊得不错。

    午饭刚过,夏子妍正要午休,毕竟外面大雨还没停,今日可以在这多休息一天。

    没想到,外面大堂传来吵杂声。

    夏子妍一出去,就见大堂三批人,其中三四位男人,穿着极其普通,看着就类似乞丐模样了,不过,他们衣服虽破,但衣服干净整洁。

    另外两批人,一批看着是商人一队,还有一行看着比较特别,似江湖中人,但又有种神秘感。

    此时,是那一批商人中一个女人和两位男人在赶那四位穿着很普通的男人,一听起来,好似在争房间。

    应该是房间不够,导致双方要抢剩余几间包间。

    那女人骂那几个男人骂得相当难听,比如什么乞丐还想要房间,乞丐怎么不去死,怎么也好意思过来茶楼,一看见就恶心,一辈子乞丐,几代人都是乞丐。

    那几位乞丐面色相当难看,跟女人身边那两个男人倒是有争执几句,看着女人虽然面色难看,却没跟女人争吵,但也因为这样,那中年女人越发不客气的嘲讽,简直把那几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

    就连夏子妍都看不过去了,好奇看向楼下看戏的那掌柜几人,朗声问:“掌柜的,没房间就按照先来后到顺序才公平吧。”

    言语中她听得清楚,那两方人,是那四位看着类似乞丐的男人先来,按规矩,应该让那几人挑选房间。

    没想到楼上有人出声了,大家都抬眸看来,就见一名脸上有疤的少年眸光看着掌柜。

    掌柜的轻咳一声,尴尬道:“本店只看有没有银子付。”

    夏子妍挑眉,看向那四位穿着极其普通的男人,“你们有没有银子付费?”

    “自然有,哪怕这边留宿一晚都足够。”那四人中一名年轻男子显然被气到了,这会儿朝着那掌柜大声喝道。

    夏子妍就看向掌柜,“掌柜的,人家又不是付不起,好歹打开门做生意,按理应该公平来吧。”

    掌柜的张了张嘴,他是不想让几位看着跟乞丐一样的人抢房间的,不过,楼上那说话的小子,看着不怎么样,可她身边的男人,看着气质不俗,不是一般人呐。

    几位穿着普通的男人看着楼上的少年,心中顿生好感。

    不过,夏子妍出声,却是惹毛了那一队商旅中的几人,尤其那女人和她身边的两位男人。

    “你这个丑八怪,关你什么事情啊,看你这丑模样就知道娶不到媳妇。”中年女人当下阴沉沉看着夏子妍,相当泼辣叉腰破骂

    夏子妍翻个白眼,“我又没跟你说话,我只是跟掌柜的聊了两句,你放心,本公子娶媳妇也绝对娶得比你年轻漂亮。”

    “你个丑八怪,也想娶媳妇?比我漂亮?这天启国想娶本夫人的就从边疆排到京城,你连本夫人都娶不到,怎么可能娶到别的女人?”那女人讥讽。

    夏子妍嘴角一抽,“大婶,全天下女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娶你,你还是别再说了,免得我一个忍不住说出很难听的来。”

    “你个贱种,你居然喊我大婶,你···你个杀千刀,有爹生没娘养的。”中年女人还是很气,她最受不了人家说她老了,她明明还那么年轻。

    “大婶,就你这肥腰赘肉加脂肪肚,没喊您老人家已经相当给面子了,你没事多照照镜子看看,就你这样还边疆排到京城,那些男人有那么饥饿吗?

    他们找也找年轻的身形好些的吧,再看你那一张比例严重不匀的双眼,满口大黄牙,鼻塌脸带黄褐斑,怎么看都是残次品要回炉再造,你这样还敢出门?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这般影响市容,倒人胃口,外加走一步地面就深一个坑的重量,咋还学东施效颦呢?”夏子妍嘴角又一抽,上下打量那女人一眼,慢悠悠道。

    那女人面色阴沉,整张脸狰狞起来,“你个贱人,你说什么呢,你个没爹养没娘···”

    “大婶,看你这般家教也是你没爹娘教养吧,我都不好意思提醒你,你那模样,简直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转个身吓退百万雄师,你一出门就差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了,应该用长得飞沙走石,车祸现场差不多形容更恰当。”夏子妍挑眉,懒洋洋极其挑剔道。

    整个茶楼的男人哈哈大笑,因为从没听过这般幽默的贬一个女人,这还引用如此经典的诗句啊,简直形容到位。

    不过,这小子骂的可真狠,半点不给那女人面子。

    只见那女人面色狰狞,简直气炸了,这会儿看着越发难看,整张脸好似更肿了,尤其之前那小子形容的她的脂肪肚好似在她气呼呼起伏中越发撑大。

    不过,那女人这般气,问题是那两句诗句,她听懂那意思了?

    这会儿,女人气得全身发抖,就朝身边男人大喝,“你们都死了吗?还不给老娘打死那小子。”

    就见女人身边那两三名男人面色不善看着夏子妍,这会儿其中一名中年人就蹙眉,对夏子妍道:“这位公子,我们两方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吧,何故要多管闲事。”

    “我没啊,我只是跟掌柜的沟通,可没点名跟谁冲突啊。”夏子妍一副我很无辜的模样。

    一名比较年轻的男人,看着相当斯文,这会儿抬眸看着她就讥讽一句,“常言道,三斧头砍不入的脸,就是形容某人的。”

    他讥笑她人厚脸皮。

    夏子妍挑眉,懒洋洋一句,“东岳庙里二胡。”

    --(鬼扯)。

    男人继续讥讽:“吃饱了的牛肚子。”

    ——(草包)。

    夏子妍凉凉一句:“五百钱分两下。”

    ——(二百五。)

    男人鄙视:“大姑娘养娘家。”

    ——(丑东西。)

    夏子妍挑眉一句:“瞎子拉琴。”

    ——(瞎扯。)

    此时,众位男子好笑,这两人可真是有意思,骂人各有千秋,不过男人间的唇上功夫几乎都是暗意。

    她也是真脸皮厚,但有趣。

    那男人面上难看:“披着狗皮”

    ——(不是人。)

    夏子妍:“一二三四五六七。”

    -——(忘(王)八。)

    那面上阴沉的男人:“豆豉口袋。”

    ——(臭东西。)

    夏子妍:“强盗画影象。”

    ——(就你那副贼形。)

    那男人面色更难看,眸光眯起:“阎王出告示。”

    ——(鬼话连篇。)

    夏子妍;“三角坟地。”

    ——(缺德。)

    一行男人听得津津有味,满是兴味,旗鼓相当啊!

    茶楼就几个女人,都听不懂,暂时安静了。

    那中年女人半点听不懂!面色,此时都很难看!

    此时,那男人紧盯着她,改用诗词损她,“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舌如簧,颜之厚矣。”

    ——(夸夸其谈说大话,巧舌如簧,厚颜无耻。)

    夏子妍鄙视一句,“相鼠有皮,人而无止!人而无止,天下无敌。”

    ——(老鼠都有皮毛,人却不知羞耻,不知羞耻,天下无敌。)

    这会儿,那男人面色难看,她在取笑他们一行人后来抢位还不知羞耻,强行抢房!

    说实话,现在大家看着他们,他自己也尴尬,被众目睽睽说出来,引起全场注目,他是不乐意的。

    本来他也没想站出来,可毕竟自己的女人再无礼,好歹也是自己的妻子,他作为丈夫,还是要站自己妻子一边。

    男人愤愤一甩袖,“你的丑跟你的脸没关系。”他妻子说这少年丑,的确!

    这小子简直自以为是!

    “你不是随便之人,你随便起来不是人。”夏子妍嘴角勾起,玩味看着他。

    男人面色狰狞,相当难看!

    客栈内几位男子再次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这几人可不怕得罪谁。

    宫默离就是其中一人,早就不客气放声大笑了。

    真没想到,今日意外能见识到她的才情,可真有墨水,哪怕骂人也相当清新脱俗!

    剩下一些男人,有些斯文多了,憋着没笑出声,但肩膀一抖一抖的。

    四位穿着极度普通的男人也相当不客气爆笑。

    茶楼掌柜憋着笑,作为掌柜,他也不好这个情况下当着客人的面笑,客人气走了可怎么好?

    那楼上的小子这反击能力相当强啊,这会儿一听,对方反而不是对手,显然被她气得快要晕厥了。

    那男人明显胸脯起伏,被气得不轻,反唇以道:“小鬼再聪明都得听爷爷的。”老子是你爷爷!

    他是斯文人,此时也忍不住爆粗!

    夏子妍更鄙视顶了一句,“爷爷都是从孙子走出来的。”你是我孙子!

    一行男子再次噗嗤大笑,强悍。

    这回击的漂亮,简直是英雄过招,招招致命啊!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