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就你能绑?”

    夏子妍瞪着他,“我就是能绑,你可别小看人。”

    男人嘴角微勾,邪魅一笑,“既然你是别人绑来的,那么,这么说来,夏夫人多去几个地方走走,也是能接受的。”

    夏子妍蹙眉看着他,“你什么意思啊?”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会怕什么来什么吧!

    只见那男人朝她勾唇一笑,一个眼色,她身旁的男人一动,快得连夏子妍根本做不出反应,随即晕倒。

    黑衣男人搀扶着她,有些尴尬,眼中惊艳一闪。

    茶坐上男子,淡淡一句,“带来。”

    黑衣人点头,把昏迷的夏子妍带到他面前。

    俊美男子伸手把她抱在膝盖上,仔细看着昏迷的她,这女人,长得的确叫人惊艳,才情和品性的确不同。

    他看了眼手下,淡淡一句,“看床上男人,是否与她有关系。”虽然她看起来没骗人,不过女人天性花心,就爱那一套,人前一套暗地一套。

    男人点头,匕首划划两下,床榻昏迷的男人下半身布料已经不全。

    黑衣人看了一眼,便能确定道:“没关系。”

    若屋内男女刚刚真发生了什么,这会儿男人身上还是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而且,屋内也没特殊的气味。

    屋内几人都惊讶了一番,传言中夏夫人不同,这男人都自愿上床勾引了,居然真没被勾引啊。

    茶坐上,男人挑眉,看着昏睡的女子,淡淡道:“不要让那男人那么快醒,我们走。”

    “是。”几人点头。

    男人抱着昏迷的夏子妍,离开屋子。

    床上那男人,就留给待会儿过来的人收拾吧。

    一行人离开半个小时左右,农家舍就出现一行人,床上的男人还没醒来。

    “主子,一个被绑的男人。”

    欧阳临轩过去,蹙眉看了眼那几乎全身光.裸的男人,眸光环顾,触及桌上,桌上一角,刻着一个记号。

    “主子,是少夫人留下的记号。”身后护卫面上严肃。

    欧阳临轩回到床榻,面上严肃检查着被绑着的男人。

    男人脸上不少痕迹,双腿间也有黑紫印记,明显被伤过,某处明显有些红肿。

    眸光检查一番,最后定格在男人脖间,那里一个细小的几乎难以发现的银光。

    他伸出手,拉出那根银针,眸光一紧。

    男人双手被绑,手腕处还有一个明显印记,这是镯子的印记,说明之前男人被镯子大力攻击过。

    身边一名护卫检查完男人,出声道:“主子,这男人看来是想强行做什么,不过并未成功,少夫人把他绑了。

    欧阳临轩双手紧握,面色阴沉。

    此时,外面又出现一批人,几人看去,进门的是楚云谦和几位楚家护卫。

    他能找来,欧阳临轩不奇怪,妍儿发射出的欧阳家的信号,楚家的人自然能知道属于欧阳家所有。

    楚云谦过来,见到床榻的男人,作为大夫,仔细检查一番就看出蛛丝马迹,面上就相当难看,他伸手跟那男人把脉,对欧阳临轩道:“这男人身上的麻药差不多过去,快醒来了。”

    欧阳临轩示意身边的护卫,把人先看管好,待会儿审问。

    楚家护卫检查一番,道:“屋内不止两人的脚印,屋檐上那边,看来后面来了四五人,后面院子的印记,有一人的脚印明显深了些,应该是抱着或者扛着夏夫人离开了。”

    欧阳临轩,楚云谦面色都极为难看。

    “主子,看来是少夫人发了信息在屋里等我们过来,却有人比我们先来,把少夫人带走了。”

    “屋内没有挣扎的痕迹···”楚家护卫道。

    这就有两个方向表明,第一,来的人是她认识的人。第二,是被不自愿的情况下绑走!

    显然是第二条!

    因为院子的那道深脚印,表明她不是自己走的。

    “主子,这茶水看来,应该刚走两刻钟左右。”

    欧阳临轩面上阴沉,“吩咐下去,欧阳家护卫循着痕迹追踪。”

    “是。”两名护卫恭敬道,便走出屋外。

    楚云谦跟自家护卫打个眼色。

    很快,床榻的男人醒来,就见自己还绑在房间,屋内两个男人阴沉着脸。

    他自然能认出两人,看着身下自己没有多少衣物遮掩,蹙眉。

    后面发生了什么?

    ···

    ···

    夏子妍醒来才发现,她居然昏睡了三天,她被人易容成一名面上有一道疤的年轻少年,她发现自己一开口,嗓音都变粗了不少。

    一开始几天,她经常每隔一个地方找借口尿遁或者大号,在树上,经过的屋檐留下印记。

    然而,眨眼七八天过去,也不见欧阳家的人追踪来。

    她便认识到了,她的小把戏,对方几人早知道,或许毁了印记,或者干脆复制四面八方更多印记,迷惑欧阳家护卫的眼线。

    她还发现,他们离开的地方,往往后面有黑衣人把车轮或马蹄痕迹抹除。

    这两天,逼得她又想了别的法子留线索。

    眨眼,他们一行人到了下一个城镇!

    这日下午,天气阴沉,看着马上要下倾盆大雨,一行人找到最近的一家茶楼歇脚,茶楼不大,但却是附近能避雨的地方。

    夏子妍此时在包间喝茶,看着坐在她旁边的男子,就没好气。

    “怎么,妍儿有话跟我说?”宫默离心情相当好,此时的他,不再是之前那个面貌,脸上也做了乔装。

    “默公子,总得告诉我,你们要去的目的地吧。”夏子妍咬牙切齿,一开始,她用轻功试着逃跑过,可惜,没成功,被抓回去了。

    “妍儿,想要打探军情?再想法子做记号?”宫漠离面带微笑,满带兴味,低声调侃。

    夏子妍看着他就想一拳过去,她也这样做了。

    不过,他的速度很快,压根没法子打到他,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偷袭了,每次都不成功。

    他一手拉着她的手腕,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暧昧道:“妍儿,看来是对我极度不满意啊。”

    夏子妍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自知之明。”

    “那妍儿要如何,才能对我满意?”

    夏子妍皮笑肉不笑道:“放我回去··”

    他低低一笑,“有我们几人一路保护妍儿,不好吗?”

    “不需要。”保护她?分明就绑架她!

    “妍儿这是心里还在想法子逃走?”他一只手在她脸上轻轻触摸,眼底相当兴味。

    一开始他对她的了解只是调查所知,这些天接触下来,却发现她相当有趣,她从昏迷中醒来,得知他们带她离开,不愿意放开她,就相当冷静。

    不哭,不闹,却是一路冷静理智的想各种法子留印记或尝试逃跑,被歹回来就气呼呼的瞪他们。

    这些天接触,也就更觉得有趣,这一路上有她在一起,一点也不闷啊。

    夏子妍冷哼,“你等着,总有机会我让你们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

    他低低一笑,勾起嘴角,又在她耳边道:“好啊,妍儿好自信,我等着。”

    夏子妍狠狠的把他的手甩开,顺便就一脚踹过去。

    门外几位听到屋内一些声音,半点不奇怪。

    夏子妍一脚没踢到,一个不甘,另外一脚也踹过去,他双脚一个抵挡,夏子妍顿时觉得脚疼。

    妈的,没把他弄伤,反而自己弄疼了!

    这男人的腿是钢铁做的吗?

    见对方还咧着嘴笑,夏子妍一个愤怒站起,大火起来,捞起茶杯就朝他扔过去。

    他的速度飞快,一个侧身就躲过杯子的袭击,身形一闪离开坐位。

    身后,茶杯破碎在地的声音传来。

    夏子妍一个冷哼,一脚把凳子朝他踢去。

    宫默离勾出一闪,避开凳子,嘴里揶揄,“妍儿啊,你好暴力啊,看来你家夫君经常受你虐待啊。”

    “我夫君我自然好好对待,你放心,这个‘厚爱’只对外人,比如你这个绑架良家妇女的男人。”夏子妍打不到他,气得又把另外一个杯子扔了过去。

    宫默离轻松躲过,调侃,“那还真多谢妍儿这般厚爱啊。”

    “不用客气,应该的。”夏子妍皮笑肉不笑,直接把茶壶扔过去。

    在他躲闪间,她闪身过去,终于近了他的身,近身术便运用上了。

    宫默离眼底一亮,嘴角勾起,看着她的招式,虽然没内力,但这招式挺熟练的,不禁揶揄,“没想到妍儿还会一些武功啊···”

    夏子妍不理他,把所有她学过的招数都打了起来,只是,一番打下来,还是没能把他如何。

    夏子妍很气,一脚把凳子再次踹去,他依然快速躲开。

    她发泄了会儿,也没力气了,走到最后一张凳子上坐下,瞪着他。

    宫默离薄唇微勾走来,一脚勾起一张凳子到桌边,坐在她对面,打趣道:“妍儿这样看着我,想必是喜欢上我了。”

    “没人跟你说过,你眼睛肯定有问题吗?”

    “我这一双慧眼,看得很清楚的。”

    “我看是白内障吧。”

    “何为白内障?”

    夏子妍冷哼,不搭理。

    宫默离朝外面喊了声,“让人进来打扫,换上新茶具。”

    很快,外面传来一位护卫的应和。

    “看来妍儿还下了些苦头学武的。”屋内,宫默离继续揶揄,她这武功不算高,那晚她怎么能暗算那男人,尤其把那男人绑了?

    这些天他一直好奇,也想过她会不会用在自己身上,不过,这会儿他也只知道她会一点武功,会一些轻功,不知道她是否还有什么隐藏的惊喜。

    可以确定的是,这女人不会想着法子勾引他。

    “就是学来对付你这样的男人的。”夏子妍哼了一声,这会儿双手捧着双颊,手肘撑在桌山,开始思考起来,她得找个特别的法子通风报信,又得让这些男人发觉不到。

    看她这模样,宫默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再次坐过来,勾出诱惑,“妍儿,要不你考虑嫁给我,你要去哪儿,我都由着你,如何?”

    夏子妍鄙视看着他,“找别的女人去。”

    “我觉得也就妍儿跟我适合。”嗯,感觉这想法不错。

    “不适合,看到你本小姐倒胃口,跟你一起,小命估计短几十年。”

    “妍儿说话真伤人。”

    “那你放了我啊,不然你的命短几年。”

    “没关系,我被妍儿言语攻击心甘情愿。”他靠过来,暧昧道“就算短几年命,我也认了。”

    “问题是,这样一起,你短命也就罢了,连带我也短命,那我得不偿失。”

    宫默离哈哈大笑,就知道这女人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外面敲门声响起,很快,茶楼几名小二进来,见屋内一片狼藉,也是惊讶了下,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打扫一番就客气道,茶水很快会送来。

    这会儿,外面倾盆大雨落下,夏子妍走出去阳台一看,好大的雨啊。

    这边阳台望下去,下面不远处就是林子,林子那边有条官道,刚刚他们就那里来的。

    或许她可以尝试这边飞出去,逃走。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