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她不讨厌自己,不顽强反抗,到时候她习惯了自己,肯定会对自己动心的。

    夏子妍只是挑眉,便走出厨房,趁他现在在厨房忙,站外面想法子,好留一些蛛丝马迹。

    很快,男人端了一碗粥出来,见她还站在外面发呆,便微笑道“进屋吃粥,外面风大。”

    夏子妍跟着进去,坐在凳子上,也不客气,用勺子便开始浅尝。

    嗯,其实味道还算可以。

    男子眼睛一亮“喜欢吃吗?”

    夏子妍点头“虽然没我家厨子做的好吃,但还是很家常的味道。”

    男子面上柔和起来“你多吃点,不够厨房还有。”

    夏子妍点头“可以了,你吃你的吧。”

    男子微笑,点头走出去,很快,他又自己端了一碗粥进来“夏夫人,能坐下来一起用餐吗?”

    “我说不能,你能离开?”夏子妍挑眉。

    男子呵呵一笑,还是坐在她对面坐位。

    夏子妍没说什么,继续喝着粥,这一大碗的,自然能饱。

    只要有力气,才能应付别的。

    等她吃饱,男子惊讶“你吃饱了?这还有三分之一呢。”

    “我平日就吃得不多,饱了。”

    男子不由叹一声“夏夫人,还是吃多些好,你这身体太瘦了。”

    夏子妍没再搭理他,走出屋子,这外面虽然比较大风,地段还是很荒郊野外,但,这晚上看星光,好似更加通透。

    很快,男人走出来,笑着道“我把碗拿回厨房,你若喜欢看星空,我泡了茶,和你一起看。”

    夏子妍没出声。

    不过他也没不高兴,反而很开心一般,把东西弄回厨房,很快拿着壶出来,一个闪身,身影已经在百米外小溪处。

    一息间,就已在至少两百米外!

    夏子妍眼底一缩,这男人,修为极高,那么,她想在他身边脱身,很困难!

    只能智取!

    很快,男人回来,便晃了晃手上的壶,微笑道“你等等,我很快就把水弄开。”

    夏子妍点头,看着男人就在她面前,用内力把水弄热,心中越加肯定,这男人是高手,只是不知道跟自家夫君他们比起来谁更强。

    晚些,两人也没再站在屋檐下,夏子妍还是感觉外面有些冷,怕吹感冒了,便进屋内喝茶。

    现在孤身一人,她要先保护自己,若一生病,她根本无法做什么。

    “夏夫人,能问一个私人的问题吗?”

    “说说看。”

    “不知夏夫人和你夫君如何认识?夏夫人喜欢你家夫君什么?”

    只要他知道这些,更能投其所好,叫她慢慢喜欢上自己。

    夏子妍毫不考虑道“人品,以及对我好。”

    夜公子惊讶“就这些?”

    “不然呢?”

    他笑笑,继而好奇“那···前阵子外面传言,可是真?”

    “关于什么?”她蹙眉。

    “夏夫人被人暗算,嗯···工部尚书的女婿做出的事情。”

    “我只知道那日被人弄晕,后面的事情都有七皇子他们调查,我想,调查应该不会有错。”

    “夏夫人怕是对结果有些失望吧。”

    夏子妍摇头“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反正歹人遭到惩罚就好。”

    “林月娇那两个男人跟你没仇恨,他们会对你出手,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是林月娇逼他们做,可真正主谋却没事,夏夫人,你不恨?”

    “没什么好恨的,上天会惩罚每一个做了错事的人。”

    “呵呵呵···夏夫人真是好单纯。”

    夏子妍挑眉,她询问,男人不露半点破绽,他问这些问题,她自要不落陷阱。

    说不定这男人还带着什么目地来,想从她口中得到什么线索呢?

    “前几天,京城传的沸沸扬扬,说工部尚书之女被人弄去义庄,又与一群男人苟合,夏夫人没听说?”

    “你都说京城传的沸沸扬扬了,我自然也有听说了。”

    “夏夫人不知道谁做的?”夜公子玩味看着他。

    “我一个女子,平日只在家里,怎么知道谁做的,夜公子你这问是什么意思?”

    他哈哈大笑,满是兴味。

    她当真聪慧,也相当谨慎。

    虽说他并非替别人做事,但也好奇她会如何回答,还真没让他失望。

    便是再次倒了茶给她喝。

    “其实,我很好奇,你父亲怎么能把你教得如此好。”

    “每个父亲都能把孩子教好,只是宠爱有个底线,知道孩子犯错还从小纵容,那便是害了孩子,我家人知道这一点,哪怕我是女性也不会在某些情况下放纵我。”

    夜公子惊讶,心中感慨,是啊,很多女孩子若是跟她父亲那样教,这世界的女人,也就不那么讨厌了!

    他又倒了杯茶给她,感叹“难得有如此远见的父亲。”

    “你不是京城人氏吧。”这会儿,换她询问他。

    “呵呵,夏夫人似乎也非京城人氏。”

    “关于我,京城的人都知道,只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

    “不见得,你虽出现那个小地方,可也只是在那驿站收容所才开始有你的记录,在此之前,毫无讯息,夏夫人,能抹去你之前的信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吧。”

    “你可以往隐世或者在山上长大来考量。”

    夜公子呵呵直笑。

    两人倒是聊得不错,直到夏子妍出声要如厕,去了一趟茅厕回来,简单梳洗一番回屋休息。

    这一夜难得没冲凉,主要不敢,就怕他半途进来。

    上半夜,夏子妍都睡得不安稳,相当防备。

    直到下半夜,终于抵不住睡眠。

    迷糊中,她感觉身上有人,就似小白小金在舔自己一样。

    不对,她养的两条小狗没有这样的重量!

    她倏然睁开眼,就见到一个已经满是欲望,已经脱去上衣,正要强来的男人!

    眸中寒光乍现,夏子妍膝盖拱起,直接朝他某个方位狠狠顶去。

    被欲望控制的男人,这一刻压根没来得及躲闪,顿时痛得倒在床边,捂着双腿间,痛苦尖叫!

    夏子妍从床上一个跃起,趁机就朝那人一掌劈去。

    虽然疼痛得让他面容扭曲,但见危险袭来,男人还是身体一滚,躲开她的攻击!

    夏子妍就是打着趁他病制服他的打算,一击不成再来一击!

    连续几次也没成功,她越发严肃,讥讽“夜公子可真是夜半小人。”

    男人忍着疼,一边还要应付她“对于女人来说,这不是不算什么?而且,你们不是很喜欢这样?”

    “看来夜公子女伴不少,以后这种事别找我,不然,来一次我扁一次,小心你的命!”她面色越发冷沉,眸中难得带上冰冷。

    男人见此,明白她此刻是真愤怒!

    突然,夏子妍朝他展颜一笑,魅惑无比!

    男人惊艳,愣然一瞬!

    夏子妍趁机一拳朝他脑门击去,趁机射出一根麻醉银针!

    这成婚时设计的手镯,里面的自保暗器,第一次朝人使用!

    男人倏然睁大双眼,只一个呼吸,直接昏迷!

    夏子妍不放心又朝他脑袋攻击两拳,确定他昏迷,这才下床,在柴房寻找了一条麻绳,把男人束缚起来,这才算放心。

    到了院子,她从空间拿出一信号弹,朝天空放射而出。

    待天空三道红光先后消失,这才看了看四周,走回屋内。

    她坐在屋内,喝着茶等着,不时看看不远处床榻内昏迷的男人。

    并未跟他盖上衣服,他的上半身依然裸着。

    不过,等了半个小时,来的人却不是自己家的人。

    应该说,或许这里离那边太远,他们还在赶来的路上。

    门口,出现四五人,中间一名男子,邪魅而霸气,一出现便叫人心惊的气势。

    什么时候,天启国有这样的人物了?

    还是,非天启国之人?

    这人,跟北国六皇子感觉气质有些相似,却非同一人!

    夏子妍起身,靠在墙边,蹙眉看着几个男人。

    她的直觉,这几人很危险!

    几人也愣然了一下,正巧在林中不远处休息,只是没想到这下半夜听到动静,也离他们不远,过来看看,没想到,这里一个绝世美人,一名显然被绑的男人!

    看来,刚刚那求救信号,是这女人发送的!

    此时,那俊美邪魅的男子走上前,很不客气的坐在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

    不过,他的眸光却是一直盯着她看。

    夏子妍蹙眉,心中七上八下,这几人,不会把她绑走吧,等她家的人来,只能扑空。

    绝对不行啊!

    这会儿,一个男子走到床边,伸手··

    夏子妍当下回神,跑了过去,伸手挡住那人,“喂,你要干什么,不准放人。”

    几个男人看着她一副生气的模样,疑惑又感觉好笑,就她也想拦?

    被她拦着的黑衣人,近距离看着她,有些脸红尴尬,不由看向自家主子。

    “怎么?夏夫人护着他?”桌上喝茶的男人,玩味看着她。

    对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惊讶也不惊讶。

    夏子妍冷哼“谁护着他了,我可好不容易把他绑了,你们不能救他。”

    “怎么?夏夫人不是跟他藏于此处偷情吗?”邪魅男子端着茶杯,继续玩味道。

    夏子妍气了,怒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跟他偷情的?没见到他被我绑了吗?”

    “这一身裸着的,怎么看都是偷情的,有些人就喜欢这样的调调。”

    “你说什么呢,你思想怎么那么龌龊,明明他绑我来,欲图不轨,我机灵把他打晕绑了,你没见他脸上有伤啊,这就是证明。”夏子妍气得很,对这人第一眼的好感,瞬间碎了一地。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