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几人一字排开,接过和尚点的一把香,齐齐拜了三拜,先后把香插入香炉。

    此时,一空大师让赵雪儿几位女子过去盘坐一边,双手合十祈福。

    至于夏子妍,却被一空大师安排另外任务。

    他微笑道:“夏夫人,老衲这几日身子骨不利索,所以,就想夏夫人辅助老衲祈福。”

    夏子妍点头,“好,大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一空大师微笑,示意一边的弟子拿三根大香点上,拿给夏子妍。

    下面众人惊讶,往年女子祈福,就拜了下,就安排坐一边祈福,就如右边此刻坐着的三位女子一样。

    可这次,一空大师却是让夏夫人帮他,而非坐那边。

    这是不是表示,一空大师对她印象是不同的?真是因为身体不好让夏夫人帮忙?

    在一空大师的示意下,夏子妍拿着三根大根的香拜了拜,而后,一空大师的弟子过来想帮夏子妍插香,却被一空大师制止。

    他拿着木鱼敲着,跟夏子妍道:“夏夫人,三根香,随心插入香炉。”

    夏子妍意外,随心?这样也可以?

    见她疑惑看来,一空大师微笑点头。

    夏子妍感觉好似赶鸭子上轿,也就想着随心就随心吧。

    不过,想到以前在西藏看的超大型的佛诞节日,那些大师最后请上金佛,念经祈福一番,就是拿香拜祭天地,而后插香。

    于是,她对着前面桌子方位又拜了拜,右边转去,在桌子前面又拜了拜,便是走到前方台右边,拜了三下,蹲下身插入一根大香,又走到台左边依样画葫芦做。

    最后一根大香绕回台前,拜了拜,上前把香插入桌上香炉处。

    想着那次法会,那个住持是插香后拿祈福请愿文书和抄写的佛经点上,就看看桌上排好的一堆纸,挑选了文书和祈福经纸张等一起叠在一起,而后看向一空大师,心中想着,他不制止,她就随便乱来的了。

    一空大师敲着木鱼站在桌前,微笑了下,并未说什么,夏子妍也就随心来了,手上的纸张点了火烧着,轻放小金盆让她慢慢烧。

    她看桌上还有金粉和糯米,酒水,便是用勺子打了一点金粉朝前面香炉洒了一下,火星突然旺了两下,又恢复之前。

    她又拿了点糯米随意洒香炉前,再把桌上的三杯酒水,在桌前洒下,杯子放回桌上,重新倒满放那里,然后她退回后面几步,跪在蒲团前双手合十,诚心拜了三拜。

    心道,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神,平生不犯恶,她不知道她来这里是不是意外还是老天安排,反正真心让这边受苦受累的人活得好些,吃穿不愁,活得有尊严。

    拜完,双手合十,闭目低低念着大悲咒。

    她本来是不懂大悲咒,只是经常听到梵文大悲咒的佛教歌曲,全赖她奶奶以前家里爱听,所以就记住了两首,其中一首便是大悲咒。

    她奶奶说,这大悲咒是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

    讲的是观世音菩萨的大慈悲心、济世渡人之心以及无上的菩提心,也是修成佛的重要口诀。

    常诵读此经文得十五种善生离十五种恶死。可以超度鬼魂,劝人生起慈悲心。

    她刚心中想着那些社会底层的奴隶和人民,就想若真有那么一回事,就希望能帮他们祈福,化难。

    于是,低低的唱着梵文大悲咒,声音很小,想着就她自己能听到。

    却不知道一空大师敲着木鱼停了下,看着她,听了会儿,眼底亮了亮,继续敲着木鱼,嘴里继续默念心经。

    等一首歌唱完,夏子妍拜了拜,正准备起身,突起一阵风,桌上摇签筒突然随风吹落在地,里面的签全部打翻。

    诡异的是,风很快又停了,台下众人只见摇签筒跌落,签全部掉落地上散落。

    欧阳临轩父子,楚云谦几人都面色一变,这···

    一行女人心中一喜,这是不是表示佛祖都不喜欢她?

    皇室众人心中各有揣测,十三皇子心中担忧,下意识看向自家父皇。

    皇上面色的确变了下,稍纵即逝。

    夏子妍也愣了一下,正准备起身去捡,哪知一起身,一只签从她身上掉落。

    她疑惑,也只是拿起随意看一眼,只是一个号码。

    一空大师走来,出声道:“夏夫人,你手中签能否给老衲?”

    夏子妍也没多想,点头给他,而后去捡签弄回摇签筒,放回桌上。

    一空大师看了眼签上的号码,显然惊讶了下,走去桌前,拿起摇签筒里面的签都看了看。

    夏子妍疑惑,“大师,怎么了?”

    一空大师微微一笑,“没事,好了,你就盘坐桌前跪拜处,继续祈福吧,待我说起,就起。”

    夏子妍点头,便走到蒲团处盘坐,双手合十,闭目继续低唱大悲咒。

    一空大师左手拿着夏子妍的签,右手一根根从摇签筒拿出签看了个遍。

    下面众人惊讶不已,难不成签出了问题?

    大家心中回想刚刚一幕,突然一阵怪风,桌上也就摇签筒掉落,签散落地上,一支签直接就掉得更远,到她身上去了。

    桌上还有几张祈福文书,分明更轻,也不见掉落。

    她一起身,就见一支签,然后,一空大师要了签,却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支支签的看。

    而后,一空大师又把桌上一把签拿回摇签筒放着,却把掉落夏夫人身上的那签拿在手里不放。

    夏子妍刚唱完大悲咒,突然感觉,周身突然灵力涌来,似有某种顿悟,突然感觉心情赫然开朗,她欣喜,缓缓睁开眼,不管突来的变化是什么原因,她就当佛祖显灵了。

    于是,连连跪回去,双手合十对着追上香炉处,深深跪拜三下。

    一空大师心中惊讶了一番,这夏夫人似乎突然睁开眼,突然很高兴就跪拜,难不成她真得到佛祖什么讯息?

    惊讶归惊讶,倒不方便现在询问。

    夏子妍刚拜完,就见桌上多了一道柔光!

    天亮了,朝阳出现了!

    一空大师让出声让大家起身,停下祈福,下台去。

    夏子妍也跟这下台,走到下面一起站着。

    此时,一行和尚围着桌子念着心经继续大声祈福。

    一空大师把桌上最后的文书和祈福经文点上,放小金盆烧着,拿着木鱼跟着绕着桌子,默念经文,连转圈三回,这才算把一场祈福会完成。

    而后,一空大师跟皇上点头,便是完成了。

    下台前,一空大师把摇签筒也一起带着下来,而后一空大师跟礼仪官点个头,礼仪官点头表示明白,便大声道:“吃完斋饭,大家移步皇陵祭拜。”

    “是。”全场众人朗声道。

    皇上跟身边太监说了声,太监高声道:“回。”

    众人回应一句,便是散开两边,让出通道,让皇室一行人,一空大师等人先起步。

    夏子妍见那几位‘祈福女使’走着,她也就跟着走,因为她不懂祈福后是跟着走还是可以回去欧阳临轩那边,所以看她们怎么来就怎么来。

    待回到素食堂,欧阳临轩就拉着夏子妍离开,显然有些急切。

    倒是一空大师和皇上两人在书房一会儿,然后一空大师身边的随身弟子敲门进去了,很快又走出来。

    一空大师拿着签解释义文本翻阅查找,皇帝在一边喝着茶。

    找了号码一会儿,最后那个号码却只有一句话,简短标注某本经文哪章哪两段。

    一空大师是惊讶也不不惊讶,摇签筒里面一百支签都在,可今日却多了第101签,而且签上一百零一标注却是金色,与众不同。

    他问了自己的弟子,原本是一百签整的,可这签却无端出现,而且可以证明不是夏夫人身上带来。

    因为一空大师亲眼见这签掉落,直接‘弹’到她身上去的!

    于是,又让自己的弟子跑一趟,半个小时后带了本经文回来,一空大师照着翻阅查找,最后找到那一段。

    一空大师看了看,大概就明白了意思,拿着书给皇上看那一段。

    “皇上,顶尖上签,大利,这大致说了这几年会越来越好,下面一段好似有些奇怪···似乎不是说国运。”

    皇帝也大概能明白里面的意思,不过龙心却是大悦的。

    “皇上,她刚刚在低低祈福,老衲有幸听过一回梵文大师念经,她当时跪在那里,低低在唱梵文经。”一空大师呵呵一笑。

    皇上惊讶,她还会梵文?

    “这签突然出现,实在···”一空大师想说估计佛祖显灵,却不确定,但更确定,原本摇签筒没这签,而且还是金色号码。

    皇上也不知如何解释,也不由想到,或许真佛祖显灵了一下。

    “这后面一段,会不会是当时夏夫人祈福,心中想了什么愿望,所以在回答她?”一空大师也纳闷了,佛祖之意,他一时无法参透。

    想第一次见面时,夏夫人问她还能不能回去,莫不是?

    他再看解释,上面解释类似一个意思,一切皆有定数!

    他不敢确定,便把猜测跟皇上说了下,皇上想了下那天她分明最关心的话题,的确是她的来去,若她祈福时心中真有问这句,那么书中这一段,或许是真的回她的话,冥冥中自有天定!

    不管如何,今日他心中甚喜!

    一空大师想了想,担心道“恐···今日在场,签文突落地,众人误会夏夫人不详或不得天意。”

    皇上想了想,出声朝外面喊来贴身总管,等他进来,便交代他,晚些去皇陵,夏夫人祈福女使的身份换别家女子,挑选评风好的,也不要工部尚书之女参与。

    老太监下去后,一空大师就疑惑,“皇上,你这样做,怕更多人误会夏夫人,不知皇上这般···是何意?”

    皇上微微一笑,“若她本不凡,这点流言蜚语也对她造成不了伤害,只是今日众人心有疑惑,猜忌祈福出了小事,那么就由着他们。总比太多人关注她强,最近,还各国使节都在。”

    一空大师想了想,顿时明白,呵呵一笑,“还是皇上考虑周到。”

    本来,听说在聚餐那日,夏夫人就技惊四座,夺人眼球,引起各国关注。

    若今日这‘不如意’的祈福,皇上还让夏夫人继续担任‘祈福女使’,那就奇怪了!

    人一好奇,必会深究探查!

    她会给国家带来祥瑞,若被他国人暗中绑走,转入他国,那结果便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欧阳临轩带着她到不远处一个脚落,低语询问,“妍儿,刚刚你身上掉下的签可有何不同?”

    夏子妍疑惑,纳闷道:“没什么不同啊。”

    “妍儿,你好好想想。”欧阳临轩低低道,若是最坏结果,他也会保护妍儿。

    夏子妍想了想,顿时想到有点特别之处,“哦,那签上的号码是金色的,跟我捡起来放回签筒的签上的号码颜色不同,那些都是红色字体,还有,好像我的签文是最大号码,101,那些都是从零至一百。”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