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大家回神,夏子妍已经停下手上的动作在那里十几秒。

    她这两三天才开始拿起琴学着音功,今日算是第一次在人多的场合尝试,一曲完毕,她看大家的神色,显然心思还在音乐中没回来。

    虽然她才刚练几天,能力不是很足,但,哪怕短短几秒听者的入迷样,也已经叫她满足。

    至少,她的用功没白费。

    最快回神的就是皇上几人,还有她夫君。

    等大家相继回神,几国爱乐的人惊喜高喝,“从未想过,女子的琴艺,也可以到如此登峰造极的一步,真是叫人震惊,叫人惊喜,今日可真叫人欣喜。”

    就是那边丹尼尔几人都齐齐站起,激动的叽里咕噜跟夏子妍说什么,鼓起掌来。

    全场掌声比之刚刚还激烈。

    夏子妍从坐位起身,跟皇帝施礼一番,便走回自己的坐位。

    欧阳临轩微笑看着自己的妻子,桌下的手紧握着她的,心中激动,妍儿这琴技又涨了啊,自己的都不如她了。

    一行女人各个妒嫉。

    穆念诗面色很白,显然也知道,今日自己是最丢脸的,刚她一出口,对方就跟她一样选择弹奏古筝,结果一出,大家就会拿她来跟对方比!

    果真,掌声停歇,众人的眼神就意味深长看她一眼,有的女人更是直接表露讥讽!

    穆念诗面色极其难看!

    南月国男子倒没什么变脸的,至少不会把情绪表露大家面前。

    之间南月国八皇子大方一笑,对着天启国皇上道:“夏夫人的琴艺,如同天籁之音,叫人佩服,南月国女子这方,的确不是天启国夏夫人的对手。”

    他的话,大方承认穆念诗几人不是夏子妍的对手,但话语也很有技巧,只说不是夏夫人一人的对手,暗意就是,穆念诗却赢了那两位天启国的才女。

    另外两位天启国才女,是被北冥国公主和另外一位北冥国女子打败的。

    有句话说输人不输势,在这样的场合,作为一国皇子,是必须要为自己国家挽留一些面子的。

    天启国皇帝微微一笑,“今日是大家聚餐热闹热闹,并非作何比拼,不要介怀,大家继续享用美食吧。”

    作为实力跟天启国差不多国家的客人,天启国皇帝自然不会多说比拼结果,笑笑一句换了话题。

    哪怕心情不错,也不会取笑南月国!

    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大家吃吃喝喝,又说说笑笑。

    谁也没多想夏子妍的琴艺有别的功能,只想着他们是第一次听到一位女子这般巅峰琴艺,所以大家才听入迷,惊讶住了。

    只是这会儿,很多未婚年轻人眸光不时偷看那个女子的身影,满带爱恋。

    欧阳临轩倒了茶给自己妻子喝,想完全忽视全场盯着自己这边,对自家妻子打着别样算盘的那些男人,可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满,也有些担心。

    妍儿太优秀,今日这样的场合,那么多人虎视眈眈,恐,皇帝会···

    千万别赐婚给妍儿!

    晚餐结束,一群宫奴出现,收拾了残局,擦了桌,另外一群宫奴便过来,换上水果,茶点。

    等宫奴离开,终于,北冥国六皇子微笑看向天启国皇上,提出两国联姻之事。

    皇上哈哈大笑,便环视全场,道:“几国年轻人,可有心悦的男子或女子?若两情相悦,朕可帮你们赐婚。”

    话落,在场年轻人的眸光,几乎害羞或火热看向夏子妍,就是几国使节中未婚的男子都一样!

    几国女子眸光到处看,正想着接受大家的眸光,总会有人看着自己的,哪想,往年的情景完全不再,大家的眸光都齐刷刷朝那个位置看,压根没看自己和别的女人。

    一行女子,面色难看,心中气急!

    又是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出现,让自己再也不是瞩目的!

    此时,南月国八皇子忍不住询问皇上,“皇上,既是可联姻,那么,天启国女子若愿意,也可外嫁吧?”

    “自然。”皇上微笑点头。

    天启国女子,却半点不想外嫁,因为外嫁,在别国做什么就没家人撑腰,肯定会被他国女人欺辱,所以,她们心中担忧,皇上千万别选到自己!

    南月国八皇子眸光看着夏子妍,微笑道:“不知夏夫人有没兴趣嫁入南月国?”

    欧阳临轩蹙眉看着南月国八皇子,桌下的手紧握自己妻子的小手。

    穆念诗和另外两位南月国来的女子,面色一白,不可思议看着八皇子!

    八皇子想娶那女人?

    心中妒嫉再起!

    那个女人,凭什么!

    她们跟着八皇子来,其实也想一路上讨好八皇子,跟他联络感情,成为八皇子妃!

    南月国两位皇子最是有实力的,其中之一就是八皇子!

    所以,八皇子绝对不能被那女人抢了,那么自己一路的努力,就白费了!

    再来,那女人若是出现南月国,那就是祸害,以后,会威胁到她们在男人中美好的形象!

    相反的,天启国的女人一听却是欣喜激动,把她带离天启国最好!

    常思远几人眼底一闪,眸光看向夏子妍,有那么一点担心,虽然她跟欧阳临轩的恩爱,但,也不保证她会爱上别人,对方还是南月国有实力的皇子。

    北冥国八皇子没出声,只是兴味看着夏子妍。

    温易翔一行年轻人心中提了起来,不要啊,她怎么可以离开南月国!

    右相多少也有点好奇。

    天启国几位皇子看着没哼声的夏子妍,等着她回答。

    十三皇子心道,臭女人敢乱答应的话,他饶不了她!

    “旅游或做生意可以。”夏子妍微笑道,委婉拒绝!

    八皇子挑眉“夏夫人,不如做南月国的皇妃,这可不是一般的身份。”

    听到这话,天启国几位皇子却想起她成婚那日,她为了欧阳临轩,看不上他们!

    她说,她不是看身份,是看人!

    那么这次,这南月国八皇子出声,她会怎么回答?

    夏子妍微笑看着南月国八皇子,微笑道:“多谢八皇子厚爱,小女子怕远走,容易水土不服,还是安份待在自己家的好。”

    八皇子哈哈大笑,这女人有趣,太有趣了,她这个拒绝,倒没直接打他面子,用的借口叫人好笑。

    欧阳临轩看着自家妻子,微微一笑。

    楚云谦狠狠松了一口气,眸光继续看着那边。

    八皇子笑完,戏谑看着夏子妍,“夏夫人,皇上说了,不介意你们女子外嫁。”

    夏子妍微笑看着他,回道:“皇上也说了,‘天启国女子愿意的话’这一句。”

    所以,我很明显不愿意!

    八皇子再次哈哈大笑···

    众男子嘴角勾起。

    皇上眼底划过笑意,这女人聪慧。

    见八皇子没再说什么,皇帝便微笑看着大家,看看有没有人再表示想跟谁成婚的。

    那些对夏子妍抱着幻想的,这会儿听夏子妍拒绝一国八皇子,倒是松了一口气,却也怕自己出口,没什么结果,毕竟他们还不是皇子身份。

    心中纠结出不出声。

    北冥国皇子此时微笑看着夏子妍,调侃,“夏夫人,别国的你都不考虑?”

    “没想联姻,最近也没想再结婚。”夏子妍淡定一句。

    这话一出,跃跃欲试的天启国未婚男子也听明白了,他们若表态娶她,她都不会有回应的。

    再来,她刚就拿出皇上的一句话堵大家,‘女子愿意的话’!

    所以,她不愿意,皇上也不会硬塞给她一桩婚事,毕竟他前面先说了,要彼此看上,女子愿意的话,那才赐婚。

    不禁的,有不少年轻男子黯然了下。

    不过,以前那些女人都几乎来者不拒,她如此不同,更叫人感觉洁身自爱,叫人越发想留住这个难得的女子,想得到她关注。

    欧阳临轩握着自己妻子的手,心中松了一口气。

    右相心中越发满意自己这位儿媳,不由叹息,大子若不是早两年成婚,他肯定会让他们兄弟两一起同家,这样越发亲密,大子也越幸福。

    如今大子的媳妇,虽然没那么张狂嚣张,但···也是花心,性格和才艺远远不如妍丫头,感觉委屈了大儿子。

    有句话说的好,做父母的永远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右相就是这样,有了比较,就觉得自家大儿子亏了,那女子半点都配不上他大子。

    左相眸光从夏子妍那边收回,又看向不远处自家儿子那边,最近自家小儿子的状态反常,下人禀告,说是夫妻两一个月来经常吵架。

    心中一叹,知儿莫若父,看来自己小儿子是后悔了!

    只是,都这样了,还能如何?现在最紧要的是过两年,能让赵雪儿怀孕,诞下赵家后代!

    因为夏子妍没意思参加这场‘相亲’,有些觉得自己不是最优秀,家世也不是最好的男子,只能放弃幻想,退而求其次暗中观察别的女子。

    或许看起来比较好的性子的,或许家世好点或门当户对的。

    有些女子终于感觉有人在打量她们,便心中一喜,装作斯文矜持样坐着,安安静静。

    后面,倒是真有五六对年轻人看对眼了,在大家的见证下,皇帝给几家赐婚。

    又聊了会儿,今晚的宴会,算是结束了。

    宴会散去,欧阳临轩夫妻却被皇帝暗中叫人留下,带人进入书房。

    夫妻两跟皇帝施礼后,皇帝让起身后,两人就安静站那里。

    “皇上,不知召见我们夫妻,是有何事?”欧阳临轩心中是有那么一点担心的。

    皇上微笑道:“倒没什么事情,只是想问夏夫人一些问题。”

    夏子妍看着皇帝,心中一紧,她一路过来都在猜测皇帝召见是何意思,回想宴会上的事情,她只想到一个可能,皇上到底要问什么,所以一路上,也在想要怎么说。

    夏子妍点头,“皇上请问。”

    “夏夫人为何会不列颠的语言?”皇上眸光紧盯夏子妍道。

    夏子妍便把来时的腹稿念出来,“臣女能从父辈讲起吗?”

    皇帝点头。

    夏子妍镇定道:“臣女几位父亲,各个多才多艺,一位父亲天生对语言有极大的兴趣,年轻时便各地旅游,曾去过高丽国附近国度和倭国那边,回来时已经历经好几年,倒是学会了那两国的语言。

    我刚出生不久,不列颠那边有个传教士飘洋过海来东方,家人救起漂浮上岸的传教士,据说是遇到海难,只剩下他和一位助手,当时他们就住在我们家隔壁十年之久。

    我们后辈的,平日学习几位父亲教导的东西,闲暇时也跟着学了语言类,尤其有那个语言环境。

    小孩子学习能力比大人更强,用我父亲的话说,三五岁孩童学习接受能力比大人更快,尤其语言类,这个年纪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有求知欲探索欲,大人教我们什么就什么。

    我们家几个孩子,从小就两三个语言环境教育长大。”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