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则回房,挑选了一套认为最合适的衣裙和鞋子,又回到梳妆台,修了修眉毛,挑选首饰盒中简单大方,能与今夜穿的衣裙搭配的首饰。

    等冲洗一番,她简单的画了装,换上衣裙,扎了一个与今日衣裙和装扮很搭配的发型,头上带着简单的发簪,再带上一对耳环,换上一条项链。

    检查一番,没什么不妥后,便才准备出去。

    不过,到了门边,脚步又一停,以她看宫斗戏的经验,有些女人总喜欢有某些小手段给不喜欢的女人一些教训,比如让对方众目睽睽下出丑。

    比如,弄脏对方的衣服,扯坏对方的衣服,下毒,不然就言语讥讽。

    她回到屋内,多挑选了一套裙子备着,还拿了一条披肩,一条毛巾。

    当然,备用的毛巾和裙子,她会放马车,若真需要,会让护卫拿。

    披肩,她会带着入会场,一旦有人故意弄脏自己的裙子,她可以披上披肩遮掩。

    至于下毒或什么问题,只能自己小心了。

    坐着马车前行,越靠近皇宫,她越有些说不清楚的情绪,说激动吧,也有一点,这是真的走在古代,见证皇宫的宴会,见古代的君王,以前在现代,看着电视电影,读着历史书籍,幻想过这样的场景,没想到她真有这样见证的一天。

    说恐惧吧,也有那么一点,虽听说这皇帝不是暴君,还比较英明的,但她不保证宴会中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导致宴会氛围突然变化,皇帝龙颜大怒!

    不过,情绪上的问题,也只是那么一点,还不至于起伏太大,不会产生退却心理。

    她掀开车帘一看,发现一路有不少马车赶着经过,看着都是进宫的,尤其有些马车经过,传来几个女人的大嗓门声。

    到了皇宫大门,那些横冲直撞的马车也不敢乱来,在皇宫大门检查和护卫的严格规定下,一辆辆规规矩矩的排队进入皇宫。

    那些嚣张的各家小姐和夫人,也不敢在这边闹腾!

    排了一会儿的队伍,终于轮到欧阳家的,检查队长在外面率先跟马车内的夏子妍打声招呼,“例行检查,还请车内之人配合。”

    夏子妍出声回应一句:“好。”

    很快,车帘掀开,外面几个男人眸光看进来。

    见到她,眼底都惊艳了下,大概看了一眼车内,检查队长便是相当客气跟夏子妍道:“多谢夏夫人配合。”

    夏子妍微微一笑,“应该的,你们的职务所在。”

    她一笑,顿时让外面几位男子惊艳那里。

    夏子妍礼貌一句,“不知我们能不能进去了?”

    几人回神,这才尴尬点头,连连道:“可以,可以的。”而后,相当不舍的多看她一眼,这才放下车帘,冲后面大声喊道:“放行。”

    欧阳家的护卫赶着马车,这才缓缓朝里面进去。

    为了应对这一天,在使节来之前她就询问过自家男人,入宫会经过几个关卡检查,皇宫设计如何,她哪儿下车,然后是不是还有走好一段时间才到一般聚会的地点,见到妃子怎么行礼,见到皇上怎么行礼,是不是要念什么千岁千千岁,万岁万万岁。

    当时他取笑她,这样的口语相当新颖有趣。

    于是,她知道这边面见皇帝和妃子,口上念的跟她电视上看的不一样。

    后面右相过来,还带着一位中年女子,她年轻时正巧是十三皇子母妃那边的一位比较近身的宫女,宫中礼节她都清楚,年轻时是宫中培训出来的。

    今日过来,礼节应对这一块,她不会措手不及。

    在护卫的带领下,夏子妍边走边看,难得来一趟皇宫,自然想看看皇宫这边设计等。

    宫殿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途经一段路,绿树点缀一排,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这里开始,偶尔会遇到行走的小太监和护卫等,前者见有人经过,皆退到巷子两边微微弯腰等待参加宴席的宾客先走,相当恭敬有秩序,可见皇宫严格的培训手段。

    路遇一排护卫经过,护卫也会两边行走,不给宾客或者宫里来往大臣等堵路,倒是没对今夜过来的各家参加宴席之人行礼,就是旁边整齐走过。

    夏子妍曾听过自家夫君说过,遇到宫内大总管,大臣,妃子,皇子,皇上什么的,皇宫安保的护卫是会跟太监给人行礼一般,会站两边行礼停顿,而后才走。

    所以护卫对如今参加宴席的人与对待大臣等众人进来时,礼仪方面是有区别的。

    一路走来,皇宫给她的感觉就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气魄宏大,格局严谨。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宫里越发显得神秘而庄严。

    走了好一段路,终于见到前方不远处的宴会地点,这个宫殿外面一看,规模宏大,精致气派,外面喜庆灯笼点缀照亮,里面透出来的光可见其透亮,简直灯火通明。

    一路来,一同走的不止他们几人,还有很多家族的男女和护卫。

    不过,她相当低调,走在后面一角,没跟人群靠近,尤其那些显然很激动的女子靠近。

    有些未婚男子看到了夏子妍,倒是想来打招呼,只不过见夏子妍身边几位护卫的架势,显然不想别人此时靠近她。

    护卫此时低声询问:“少夫人,可要···如厕?”

    夏子妍一愣,见护卫尴尬样,却想到他突然这样出声,肯定有原因的,“是不是进去了,好一会儿才允许出来?”

    “不是,只是一进去就要等皇室成员过来,若是皇室成员来之前想去如厕,回来时皇室中人已经跟大家打招呼了,你再全场盯着进去,会有些尴尬。”

    夏子妍点头,“好,哪边是最近的厕所?”

    于是,护卫带着她过去一趟回来,便朝那边宴会大厅过去。

    此时,她见到前方宴会大厅左右两边皆有一群穿着不俗的男女过去,穿过廊道,很快就进了大厅。

    她猜测那些人是不是就是几国的使节,毕竟本国的皇子公主她见过。

    正想着,而后传来护卫的声音,“少夫人,那些便是几国的使节,其中也有几国的皇子和几位公主。”

    她点头,表示听到了。

    不过,她居然见到了几位明显的欧美种族之人,还有两小队的类似韩国古代和日本古代服装的人。

    “右边后面跟着的几队···”

    “今年除了几国使节,还有更远地方的过来,那两队穿着不同的人,算是附属国,每三五年来一次,至于那些长得比较高大,肤色和五官比较不同的,是海对面来的,前些年他们出现过‘北冥国’,主要是交换两国物质,算是外贸往来,今年没想到又来一批跟着那些使节来我们天启国。”这护卫是欧阳临轩随身的,知道的就更多一点。

    夏子妍点头,所以,她猜测对了,那两队就是跟前世古代一样,中国某些朝代时,韩国和日本都是附属国,不过古代他们两国在中国唐朝的称呼是‘高丽国’和‘倭国’,不过日本古代本国人给自己国家的称呼似乎叫‘大和国’。

    历史资料来说,她对汉朝和唐朝是比较感兴趣的,拿唐朝来说,当时就好些国家是唐朝的附属国。

    但现在她所在的平行空间的‘天启国’,倒没有汉朝和唐朝那般强大和富有,她当时一路到京城这边,路上也看到不少穷人,很多乞丐。

    反正,出生在22世纪末的她,是没见过那样场面的,给她很大的震撼和同情。

    皇宫宴会可不是一般家族宴会可比的,那档次自然是最高最华丽,也是最隆重的!

    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花辨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整体一看金碧辉煌,相当大气奢华。

    此时宴会大厅,因为使节的到来,吸引了里面和门外的人,大家的注意力就不在一群远处往宴会厅走来的人。

    此时,大厅内原本三三两两一群闲聊的人,见到使节到来,便是安静不少,几位天启国高官代表率先迎了上来。

    左相,右相,太傅等几位重臣带着几位官员走到场中,与几国使节打招呼,聊了两句,便是示意他们落坐,等客人过去指定位置,便是示意朝中各位大小官员找自己的桌位落坐。

    大家刚落坐,门外不时有各家的夫人,小姐或者儿子过来。

    这样皇宫聚会场合,在朝为官的男人,协带家人,一般就是自家夫人和儿女,家中跟自己共妻的‘兄弟’是不会带来的,最多是带他们儿女来涨涨见识,本人几乎不被邀请来。

    不然,真的就是拖家带口一般,这样的场合就显得不好看,太过杂。

    除非,皇宫有人邀请他们来,或者共妻中的‘兄弟’中,也有为官的,也会在这个场合,也或者对方是大家族商家子弟,皇宫另外有邀请他们家族。

    这会儿大家刚落坐,太傅正准备想发表什么,便见一国使节队伍内,一位女子站在那里,紧盯对面一行天启国中官僚中一个方位一人,只听她大声道:“早听闻天启国欧阳少主俊美不凡,是天启国最年轻的状元。”

    全场的眸光倏然全看向欧阳临轩,各国使节看着欧阳临轩打量。

    天启国很多人的资料,他们来前都有查探一番,对欧阳临轩也不算陌生。

    天启国众人也看着欧阳临轩,年轻人却都面带兴味,准备看好戏。

    出于礼貌,欧阳临轩跟对方点头了下,便谦虚道:“穆姑娘谬赞了,其实我国还很多不比我差的年轻人,只是他们比较低调而已。”

    来自‘南月国’大国的宰相之女——‘穆念诗’,一踏入‘天启国’便扬言这次来天启国,主要是为了天启国右相第二的儿子“欧阳临轩’来的,她有足够的自信,会让欧阳临轩娶她。

    所以,此时她一出声,全场几乎都兴味在看着欧阳临轩。

    当然,有南月国一同来的一两位男子,却是明显心中妒嫉的,对面那男人,凭什么能得到‘念诗’姑娘的关注,不就是一去年的状元,有什么好得意的!

    ‘念诗’姑娘可是南月国第一美人,年轻,性子好,有才情,南月国多少男人无不想娶她,可她却看上对面那天启国的欧阳临轩!

    凭什么那男人就那么好命!

    只是,念诗姑娘也清楚他前几月成婚了,可却依然坚持要喜欢对方。

    穆念诗微微一笑,“欧阳二公子真是谦虚,据说欧阳公子前阵子刚成婚?”

    欧阳临轩点头,“没错。”

    “据说那位夏夫人外貌上等,才情不错,看来晚些能见到她吧?”

    他点头,就等着听她到底想说什么。

    “不知,夏夫人的容貌与我相比如何?”穆念诗看着他,相当自信等着他的回答。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