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本皇子懒得跟女人比而已。”拓跋硕鄙视一句。

    夏子妍也嗤之以鼻,“本姑娘也不屑与你比。”

    又斗嘴几句,两人才再次吃起来。

    “帮本皇子剥虾。”他摆出一副大爷样。

    “美得你,自己剥。”她可不吃他那一套,别想给自己摆谱!

    “本皇子是皇子!”他挑眉提醒一句。

    “滚一边去,我不是你家的官员,律法中也没说过女子要帮皇子做这些事情。”她翻个白眼。

    “本皇子是你师傅。”

    “本姑娘请你吃饭就看在这份上,别想让我伺候你吃穿。”

    “没听过师傅如父吗?”

    “我父亲也从未让我伺候他,你是我哪门子亲人?得了吧,给你几辈子积德也做不了本姑娘的血缘长辈。”

    “哼,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拓跋硕忍不住讽了一句。

    “女子可是生养你的人,小人乃你血缘一脉,给你送终的,你要是觉得不好不要女人生出来,不要后代啊。”她耻笑反驳一句。

    十三皇子嘴角狠狠一抽,“就你一嘴歪理。”

    “就你仗着身份嚣张。”她也不服顶了一句。

    ···

    ···

    吃个虾又斗了一会儿嘴,但气氛却不错,虽然爱斗嘴,可却对彼此越发了解。

    等吃得差不多了,夏子妍从小包包里拿出一个泥人和一个水杯给他,“虽然你不怎么可爱,但好歹勉勉强强教了我几招功夫,今天送这个做你生日礼物,够意思吧。”

    他挑眉,很不客气拿过一看,嘴角一抽,“你就送本皇子这个?泥人和一个杯子?你这是给我生日礼物吗?”

    “你一个皇子要什么没有啊?我可没钱买什么国宝送给你。这泥人我是叫人捏的,就是你的样子,可这杯子是我自己去作坊亲手捏的,上面一个卡通人物也是我自己亲手画的,你要是不要就算了,我还不稀罕送你呢。”夏子妍冷哼,就伸手要拿回来。

    他伸手拿过,傲娇一句,“送我的怎么可以拿回去。”

    亲手做的?不由的,他低首看看泥人,嗯···倒是真的跟他有些像,看到杯子里的小人画,感觉相当诡异,“女人,你这是画的什么,难看死了。”

    “你懂什么,这是卡通画,最可爱了,我还给我夫君和我自己,还有右相弄了一套卡通的,你不喜欢算了,拿回给我。”臭小子还嫌弃。

    十三皇子挑眉,避开她伸来的手,“本皇子就勉为其难收了。”

    夏子妍鄙视他。

    他好奇道:“这捏泥人的人都不知道本皇子的外貌,怎么捏出来的?”

    “我画了你的一张简单的画像给师傅看啊。”真笨!

    “你画本皇子的画像?”他挑眉看着她,嘴角却是勾起来,心情莫名愉悦。

    “不然别人怎么捏你的面容?”夏子妍无语。

    他高傲的冷哼一下,不过嘴角却是翘起的。

    等一餐午饭吃完,夏子妍觉得肚子都撑得难受,还有些醉意。

    小二收拾了残余,擦了桌,换上茶水,夏子妍便一手撑着脑袋,蹙着眉,摸着肚子。

    十三皇子耻笑,“吃这么一点,也能吃撑,也真服了你。”

    “我吃了两碗粥,几碟海鲜,还有一壶酒,还少吗?你是猪啊,吃比我多还不撑。”

    “哧,男子怎么跟女子比,食量自然比较大,再说了,本皇子正在长身体的年纪。”

    “那也是,就你这把鸭叫般的嗓音,就知道在变身期。”

    顿时,十三皇子磨牙,在她头上狠狠一敲,“你个死女人,竟敢取笑本皇子。”

    哪知,夏子妍随着他一敲脑袋下,直接就趴在桌上不起来。

    十三皇子面色一变,“女人,女人···”

    可是,叫了几声她也没动静,他扶着她靠在自己怀里,“女人,女人···”却也没摇醒她,这会儿,十三皇子的面色是真的变了。

    “来人,快找个大夫来。”

    ···

    ···

    晚些,护卫十万火急带了一个大夫来帮她检查一番,留下一句她睡着了!

    愣是把十三皇子和几名护卫愕然在那里。

    十三皇子紧盯着她,忍不住再问:“你确定,她只是睡着了?”

    “回十三皇子,草民不敢说谎,夏夫人的确是睡着了,有些人在饱腹时会感觉困意,尤其夏夫人似乎喝了不少酒。”

    十三皇子轻咳一声,“本皇子刚跟她聊着还好好的,就敲她脑袋一下,然后她就这样了,你确定她这样跟本皇子没关系?”

    为保谨慎,大夫又把脉一番,而后大略看看她脑袋,掀开她眼帘看了看。

    而后,他确定回了一句,“回十三皇子,夏夫人确实是睡着了,应该是她本来就有些醉和犯困,你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刚好把她最后维持的一点清醒,嗯···就睡着了。”

    十三皇子嘴角抽了又抽,这也行?

    这女人真是···

    不过,倒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欧阳家的几名护卫也狠狠松了一口气。

    回去时,十三皇子抱着睡得贼香的夏子妍在马车上,第一次这般抱着她,还可以维持好一段时间,近距离看着她的睡颜。

    他的心跳很不规律,有些激动有些说不出来的满足和贪婪感。

    他对女子不是很了解,此时感觉怀里的女人的身体,如此柔软。

    眸光看着她的睡颜,这女人真长得···很祸水!

    这皮肤好白好嫩,这唇···

    看着她的唇,他心一颤,伸手轻轻抚摸一下,他感觉心跳得越发快,突然,他想偷偷感知一下那是什么感觉,他第一次对女人有种好奇,想探索,想知道多一些。

    心有些虚,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头往下,吻上那红唇,心跳的飞快,好似要跳出胸膛,忍不住的,他越发求知欲般的想探索更多。

    无师自通的,他用舌头灵巧的撬开她的红唇,身体火热起来,血液沸腾而起。

    他呼吸越发急促,感觉脸都要着火了,心中情绪起伏,他已然清楚,那代表什么!

    马车突然停下,他才做贼一般收回手,离开她的唇,呼吸极其不顺。

    不过,却庆幸马车突然停下,要不然他恐怕会着魔般一直下去,然后,真做出什么来!

    他无比确定,无比确定··他恨不得瞬间成年,恨不得立马把她娶了,让她属于他,成为他的妻子!

    他就这么抱着沉睡的她,一直看着她不敢再动,直到到了她家,亲自抱着她到她卧室,一会儿后才出来。

    等夏子妍醒来,他已经离开。

    正当她准备倒杯水喝水时,却发现她放桌子上的新水杯消失无踪,自己男人的水杯倒是在一边。

    她纳闷,难不成她记错了,忘记把自己的水杯拿出来?

    也没多纠结,反正她捏了好几个自己的卡通画杯子和碗碟。

    隔天,十三皇子的护卫就来亲口传讯给她,这些天皇宫有事,十三皇子要帮忙招待客人,所以没空教她武功。

    夏子妍也不惊讶,他不来上课,她也会继续自己的练习。

    几天后,夏家的一间瓷器店推出了一批花瓶,碗碟等,上面雕刻的花草比以往的感觉更好看,尤其成为京城潮流的就是卡通画瓷器,无论人物还是动物的描绘都相当可爱新奇,但切很吸引眼球。

    上次夏家的成衣店推出的衣服成为一时的潮流,尤其情侣装,这会儿就连瓷器,都有男女一对卡通人物的雕刻,相当漂亮可爱又温馨。

    刚推出不久,就有不少订单涌来,很多人甚至叫人拿了自己的画像或者自己跟自家夫人的画像过来,订做情侣瓷器套件。

    不过,不出几天,竞争者方也有样学样,卖起了卡通人物和动物的瓷器。

    反正,又成了一个潮流。

    同时,坊间传出一些八卦。

    夏夫人跟楚家公子楚云谦和十三皇子常常来往,经常单独一起,几人间,肯定有见不得人的暧昧关系。

    夏子妍除了学习就是在自己家修炼,压根不知道外面的八卦。

    皇宫内,这一日下午却是比较热闹,各国使节和重要人物与天启国一些年轻人和高官聚会,也是来一次小交流会,更重要的是,或许能两国联姻,这样对两国没有坏处。

    不过,每每这样见面会,都是先男人聚在一起交流,因为女子根本不懂男人间聊的话题,有时候她们在这里,反而这交流会就没办法安静继续了。

    等交谈后持续一两个小时后,已经是夕阳西下,皇帝这才安排晚饭聚餐,请各家女子和夫人过来一起热闹热闹,让会谈中各人休息一番,顺便派身边之人去把各家夫人和女儿请来。

    另,派人邀请京中那些有些名气的商家协带家人也来,让宴会更加热闹,年轻男女更有机会认识。(当然,每家有限定人数)

    所以,这次也算是给几国年轻男女的见面会,希望撮合一些年轻男女!

    几国,也都有带一些男女来,或者是他国的臣女臣子,不然就是皇子公主,天启国几位未婚皇子是被重点选择的对象。

    常思远走到欧阳临轩身边,玩味道:“据说,几国中带来的女子,有那么一两位是冲着你来的,据说,想嫁给你,或许宴会上她们会跟你表白。”

    欧阳临轩神色未变,“她们会知道我已经有妻子了。”

    常思远幸灾乐祸,“有些女人啊,不介意已婚男子,或许她们还会高傲抬起下巴,说出一番有趣的话来。”

    欧阳临轩自然知道他所知,的确很多女人自以为是,看上一个男人的话,会不顾男子是否已婚,她们甚至还感觉相当良好,认为她们是最好的,像施舍一般建议对方和离,然后她再嫁给对方。

    甚至说完,还会觉得她们自己多么伟大,男人必须感激涕零。

    相当的讥讽!

    “你说,你妻子听到她们这样说,她会怎么想?”常思远相当期待,晚些夏子妍会怎么做,不哼声或气愤,或者让人期待的与众不同的表现?

    提到自己的妻子,欧阳临轩面上才出现一点暖意,嘴角微勾,“妍儿总是能给人惊喜。”

    常思远呵呵一笑,不由道:“眨眼一个月未见,倒是期待她的到来。”

    几次见面,她都如此不同,让他惊讶,也就她才能给他更多惊喜和期待,给他说不出的神秘感。

    欧阳临轩淡淡看他一眼,收回眸光看着前方,没哼声!

    这男人,也是在觊觎自己妻子的人,他相当清楚,心中不爽。

    晚些,夏子妍听到自家夫君身边护卫的传讯,是惊讶也不惊讶,惊讶只是因为没想今日如此突然,之前没提前一两天通知,不惊讶只是因为,她知道使节一来,肯定会有大聚会的!

    说是天黑前必须到皇宫!

    看着现在的天色,刚夕阳西下,她还有时间准备。

    于是,便让下人准备热水冲洗。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