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冷哼,“喝就喝。”说着走到桌边,端起碗到嘴边,鼻尖顿时传来苦味,顿时感觉反胃。

    眸光转了转,看了四周一眼,又看向楚云谦,很认真道:“这碗药还烫,要不你先回去,待会儿我让人把碗拿回你那边。”

    楚云谦听言,很认同,“太烫,等会儿喝也行,正巧我现在没事,就坐这边跟你聊聊,不然也的确有些闷。”

    夏子妍咬着下唇,心中把楚云谦鄙视了一百遍,这男人无耻,就是想看着她把药喝完。

    楚云谦看着她瞪着自己,疑惑,“怎么了?”

    夏子妍哼了一声,端起碗,捏着鼻子咕噜噜一鼓作气喝下。

    楚云谦看着她捏着鼻子蹙着眉,一副英勇就义般的模样,差点憋不住笑出来。

    她怎么能这般可爱!

    等她喝完,重重的把碗放回桌上,瞪向他时,他微笑着把剥了外纸的糖送到她嘴边。

    她瞪他一眼,低首就着把糖含.入口中。

    楚云谦心中一颤,哪怕隔着一张包裹的纸皮的触感,可他还是能感觉到刚刚她红唇的温度。

    想着那感觉,心中一荡。

    感觉口中的苦味慢慢消失,夏子妍这次看向他,“好了,今晚不用喝了。”

    “记得晚上出去,多加一件衣裳,不能玩水了。”楚云谦微笑,忍不住提醒。

    “知道了,啰嗦。”

    “好了,你刚不是想外面走走吗?我带你附近走走。”

    夏子妍点头,“好啊好啊,就林子附近转转。”

    楚云谦宠溺一笑,“好。”

    或许是现代的习惯,她外面闲逛,都喜欢带一个小包。

    这会儿她斜戴着小包,包包不大,就是现代的一个逛街的化妆包一般大小,不过上面的是刺绣装饰,并非跟现代一般的什么牛皮羊皮。

    “你喜欢带包出门?”

    “嗯,逛街的时候带着,里面装着东西,或许不时之需呢。”

    楚云谦好奇,“带什么?”

    夏子妍打开包包,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桌面,“你看。”

    楚云谦好笑,这桌上一把小匕首,一小捆纸,一瓶驱蚊香精,一个小梳子一个发带,两张折叠的白纸和一支她让下人特殊制作的笔。

    那些女子都是一堆珠宝首饰或化妆品,她这算什么啊。

    “你怎么装这些东西在包内?”他相当好奇。

    “匕首,万一我逛街遇到坏人,好歹有个防身,不防身的话可以切水果吃啊,纸是必要的,万一要擦手或者内急呢?驱蚊香精我倒是来这里才准备的,野外就怕蚊虫多,万一晚上多得睡不着呢,多些准备总是好的,纸笔嘛,万一遇到重要事情,有纸笔记下来更好。”

    楚云谦好笑,“驱蛇虫的药物,每次涉猎节,都会有公家准备的。”

    “反正有备无患也是好的嘛。”夏子妍嘿嘿一笑。

    楚云谦宠溺一笑,“是,你考虑的完善,走吧,你想往哪个方位走?”

    夏子妍把东西装回包包,两人并肩走出去。

    两人一路行走闲聊,几步远都会有三四位护卫跟着,这是欧阳临轩下的死命令,他不在,必须时刻在她身边保护她。

    行走间,经过人群,夏子妍好似听到不远处一群女子在取笑两三个女人,说什么各自偷别人的男人。

    夏子妍低声询问楚云谦,“她们在说什么?什么彼此偷吃?”

    楚云谦眼底一闪,看着她,“你···不知道?”

    夏子妍疑惑,摇头。

    楚云谦当下就明白,肯定欧阳临轩不想她知道。

    便道:“也没什么,都是女人间争风吃醋。”

    夏子妍点头,也没再问,反正对什么争风吃醋的,她可不感兴趣。

    两人行走往前,走了五六百米,到了小林子内。

    这附近,那条小溪便是昨天她一来时玩水的。

    “回去时,我叫人给你弄些石螺,似乎听当时那对农家夫妻说,石螺还要在水中养两天才能吃。”楚云谦见她往小溪处去走去,嘴角微勾道。

    “对啊,我听说过。”夏子妍道,又想起什么,转头看向楚云谦,“你不想在林子这边找找药材?”

    “会,偶尔会深入去看看。”

    “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不如我们进去看看?”

    “你感兴趣?”楚云谦微笑,“只是深入比较危险,还是下次带你比较普通的山林去走。”

    “这里到昨日瀑布那边,不是还属于林子外围地段吗?我们不深入。”

    “既然你感兴趣,那我们就走走,不过我们不用走到瀑布那边。”

    夏子妍点头,“我平日虽然经常看到中药,可很少看到它们采摘前的样子。”

    楚云谦微笑,“那我们就走走,看看附近有没有药材。”

    夏子妍点头,几人继续前行。

    走了千米左右,夏子妍倒是发现了木耳和一些菇类,相当兴奋,“我们采一点回去。”

    楚云谦见她蹲下,要伸手采摘,当下拉住她的手,严肃道:“不可,这不是药材,也不能吃。”

    夏子妍看看他,又看看面前的木耳,“可以的。”

    “听我的没错,这东西有毒的,不能吃,还有,很多菇类都有毒,旁边这菇不是平日大家见到的,小心为妙。”

    “可以吃的,这是木耳我吃过,这蘑菇我也吃过。”

    楚云谦微微蹙眉,“你吃过?记错了吧?”

    “没记错,我以前在外面吃过,家里也吃过。”

    “可是···有人曾采摘过这黑黑的东西回去,吃过后上吐下泻,肠胃剧痛,差点痛死。”

    夏子妍道:“那他肯定直接采摘了就洗了煮了,这样不行的,木耳采摘后听是要晒两三天给它挥发一下,然后才能炒来吃,这蘑菇无毒啊,人家都说越鲜艳的菇类越毒,这蘑菇我吃过,我真认得。”

    “那,不如这样,回去时我叫人采摘一些,照你说的试试,若真没事,再采一些来给你吃,如何?”

    夏子妍也不太确定木耳是不是晒一下就好,她也就依稀记得以前网上看过,而且她一位姨父正好开山庄,开过农家乐的,很多东西自产自销,所以以前听过他说的。

    所以,她点头,还是做了实验为好,为保万一。

    楚云谦牵着她的手起身,道:“林子里逛逛,你若再感觉看着熟悉的东西,也可以跟我说说,到时候叫人全部摘回去试试。”

    夏子妍点头。

    两人边走边聊,身后四名护卫总隔七八步距离尾随,偶尔眸光警惕看看四周。

    不知不觉,越发远离了帐营地那边。

    过了会儿,终于楚云谦发现了两种药材,他说药材时夏子妍还惊愕,因为只看到绿色叶子,她真不知道是什么药材,楚云谦让她猜测一番,也没猜出来。

    当药材慢慢从土里拔出来后,夏子妍这才恍然,这土里埋的,就是平日她能见到的药材,不过,这是一整根,平日这药材还得用刀切一段段。

    正高兴着这药材叶子是这般的,就听天空一边响起几道声音,几人眸光下意识看去。

    当下,其中一位护卫严肃道:“我回去打探看看。”

    夏子妍好奇,“这是怎么了?”心中已有猜测。

    “营帐驻扎地好几道求救讯号,在通知涉猎一行人。”楚云谦严肃道,好几家的信号弹,这表示肯定问题比较严重。

    大家在草丛坐了下等待,过了会儿,,护卫回来面上严肃,“来了一批叛军,人不比营帐那边的护卫少,来势汹汹,似乎还有一群不知道身份的也趁乱加入,不过他们是冲着绑架女子去的。”

    当下,另外一位护卫看向夏子妍,“少夫人,我们进来时有不少人看到,没准有人出卖,示意那些人过来。”

    楚云谦点头,尤其那些女人,为了自己什么都做得出来,“现在我们先找个路线离开,不能再呆这边,没准他们找到,只要留下暗线,涉猎的一行人会找到我们就好。”

    夏子妍有些紧张,在现代哪听过什么叛军和大批量绑女人的?只能点头,“好,你们怎么决定。”

    看她很快冷静下来,不闹不哭,几人还是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也不会影响他们判断,也不用太担心她。

    五个男人商量一番,最后决定深入林子,瀑布附近有几条分叉路线,或许可以出了林子,往另外方位走,找个地方先躲一下,看看情况。

    没有代步工具,又怕叛军骑马追来,楚云谦跟夏子妍道:“失礼了,我想带你飞过去,速度快些。”

    夏子妍认真点头,“好,你们决定怎么样最好,告诉我,我会配合。”

    楚云谦几人松了一口气,也估计就是她最好商量,在特护情况最懂配合的。

    等大家到达瀑布附近,大家选了一条路,几位护卫两人在后面抹除踪迹,一位在另外一条分叉路制造痕迹,最后一位护卫,一路暗中留下欧阳家的线索。

    夏子妍和楚云谦前面走,楚云谦也是惊讶,她也懂得留下一些线索,她的匕首,有了用处,在树干上,她刻了奇怪的字符,

    “你这是什么字符?”

    “特殊的符号,轩看到就知道哪个方位找我。”夏子妍道。

    楚云谦点头,没再说话,两人继续往分叉路走,“这里出去,走出这段林子路,通过官道路对面,我们去对面林子躲一下。”

    “嗯,可是一出林子,通过官道路段上,没东西遮挡,容易暴露。”夏子妍也担心官道附近有叛军。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