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想妍儿被蛇虫给咬了。

    “是啊,夏姑娘要看的话,去前面内海附近的瀑布看更美,现在这时间进林子,里面比较黑,也多虫蚁。”楚云谦接过话道。

    欧阳临轩看他一眼,便看回夏可心,楚云谦倒是有心人,能懂他的意思。

    夏子妍点头,“好吧。”

    常思远,马嘉瑜,温易翔三人当下也没再鼓动她去,是啊,林子内蛇虫蚊蚁多,女子肌肤不比男子,尤其夏姑娘这般如婴儿般娇嫩的肌肤,若真蛰了一身可不好。

    怕她失望,温易翔道:“夏姑娘,其实晚些大家可能聚在一起,篝火活动也是很热闹好玩的。”

    夏子妍点头,“轩跟我说过,我知道。”

    她蹲下身,看向小溪底,小溪底不深,也就到她膝盖高一点。

    “咦,这里面有螺,这个好像叫什么响螺。”夏子妍见过这东西,却不确定名字。

    见她伸手捞了一个在手,欧阳临轩自认学识不菲,可这会儿犯难了,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大家族内,没见过这东西。

    倒是楚云谦走来,看了看她手中的东西,微笑道:“这个叫石螺,曾经见有农家人做这个吃,谦倒也尝过一次,味道还不错。”

    夏子妍双眼一亮,“我吃过,我以前在人家家里尝过,他们放了薄荷和别的调味料一起做出来的,味道还很不错哦。”

    说完,她把石螺放回溪水处,洗了洗手。

    “妍儿若喜欢吃,到时候叫一位会做的师傅做出来。”欧阳临轩微笑道。

    夏子妍笑着点头,“好啊好啊。”

    欧阳临轩宠溺一笑,把她从水边拉起,“妍儿,快入秋了,别一直玩水,别染了寒气。”

    夏子妍嘟了嘟嘴,嘀咕:“水又不是很冷。”

    欧阳临轩笑笑,拉着她顺着小溪走,“你不是要走走吗?”

    身后几人,看着夫妻恩爱,很是羡慕。

    她的性子,可真是好。

    身后传来马匹声,很快,就到了这边,正是几家的护卫。

    “少爷,少夫人,六皇子那边一行人决定深入林子,去瀑布附近走走,正派人询问你们去不去?”几人下了马,欧阳家的护卫双手抱拳道。

    夏子妍几人对视一眼,这才刚说,怎么那边就决定去了?

    “何人提起要去的?”欧阳临轩看向几位护卫询问。

    “是几家的小姐听闻附近有瀑布,想去看,闹得很,各家做大哥或者夫君的,只能点头,六皇子几人听闻,也就说人多热闹,去就一起去。”马嘉瑜家的家丁接过话道。

    欧阳临轩几个男人下意识看向夏子妍,见她眨巴着眼看着欧阳临轩。

    欧阳临轩微微一笑,这模样,不就想跟着一起?“好,几人都去,那我们也去。”

    夏子妍笑笑,“反正去一趟看看,回来应该还早,正赶上晚餐。”

    欧阳临轩伸手点了她俏鼻一下,“你啊,就是想玩。”

    马嘉瑜几人嘴角勾起,却是越发羡慕欧阳临轩。

    就是几家的家丁和护卫,都是满满艳羡,他们这些人,这辈子是不可能得这么一位美貌与才情并重,性格如此好的姑娘了。

    一行人很快回到大队人马那边,那些男子身后,一辆辆华丽的马车,这会儿又整得好大派头。

    欧阳临轩知她不想再乘马车,低声询问,“妍儿可要跟我一同骑马?”

    “好啊,好啊。”夏子妍开心道,欧阳临轩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我叫人牵马来。”

    这一幕夫妻恩爱样,羡煞一行男子。

    夏子妍面上微红,这家伙是不是故意在众目睽睽下这样做,不知道这样···很羞人。

    拓跋澈眸光微闪,十三皇子冷哼一声。

    楚云谦垂下眸子,不表露心中感觉。

    马嘉瑜知道,欧阳临轩众目睽睽下这样做,是公然告诉觊觎他的人,她是他的妻子!

    常思远看着她脸红低首模样,心中越发激荡,这才是叫人心往神怡的女子,美貌和才情并重,知理懂理,性子张弛有度,不骄躁不跋扈,时而大方得体,时而娇羞似水···

    温易翔看着那娇羞的女子,下意识抚着胸口,心中激跳,俊脸微红。

    很快,欧阳家的护卫牵了马儿来,欧阳临轩扶着她上了马,这才跃上马背坐落她身后,一手环抱她的腰身,一手拉着缰绳。

    马车内有些女子拉开车帘,一个个阴阳怪气,言语夹枪弄棒的。

    夏子妍当没听见,本来不触及底线她都不会太在意。

    欧阳临轩回头看了眼那些女子,面上沉沉,那些女子,第一次见温和的欧阳公子这般,倒是一时被镇了一下,放下了帘子不敢再说什么。

    一些男子蹙眉,同是心疼夏家夫人,正因为脾气好,就被那些女人欺负。

    这般女子,本不该被人欺负!

    十三皇子冷哼一声,高声嚷嚷,相当张狂,“夏家夫人是本皇子罩的人,以后哪个不长眼的女人敢乱说话,别怪本皇子给你们使绊子,叫你们脱层皮。”

    夏子妍惊愕看去,就见那小屁孩这会儿正朝自己看来,下巴抬得高高的,相当得意。

    十三皇子一番话出口,全场都惊愕了,十三皇子转性了,小魔王居然嚷嚷罩人了!

    欧阳临轩也意外,倒没多想,毕竟对方才十三岁,再折腾也还要几年才成年,这会儿威胁不到他。

    不过,他出口,这会儿心中倒是让他有些好感。

    那些人,无论男女都道十三皇子是小魔王,可不敢惹他,这会儿小魔王出声也好,那些女人以后也先悠着点。

    “夏夫人是本皇子定下了的,以后本皇子成年就娶夏夫人,谁敢欺负我订下的王妃,小心脑袋。”还嫌话不够震惊似的,十三皇子又高喝一句,好声张狂!

    不过,小小年纪,倒是真有皇家风范!

    夏子妍又是不可思议看着十三皇子,这小屁孩乱嚷嚷什么呢,什么他订下的王妃?她怎么不知道她跟他有过什么订亲?

    见夏子妍那愕然的神色,十三皇子朝她挑眉,面上满满得意,眉眼中带着一种兴味。

    这话,欧阳临轩就听着不太爽了,下意识搂紧了身前妻子的腰身。

    夏子妍神色恢复,微微蹙眉,心道那小孩子肯定是闲不够好玩般,专找事来刺激人。

    拓跋澈眼底闪了闪,没阻止自家皇弟,也没说别的。

    温易熙眸光从欧阳临轩夫妻身上收回,面上倒不见多少变化。

    同样是商家少爷的皇甫炎,面上同样不见半点变化。

    在拓跋澈的示意下,众人骑马前行,马车缓缓跟在身后。

    有马儿代步,速度自是快得很,五千米,眨眼就到。

    到了目的地,各家做夫君或者侍从的,便是下马到马车,带着女子下马车。

    没成婚也没‘侍从’的女子,便有自家哥哥或者弟弟扶着那些女人走出来。

    欧阳临轩把夏子妍抱下马车,见她发上微乱,是路上风吹所扰,便是帮她捋了捋。

    夏子妍的眸光已然放前方,对面三百米外,就是湖水处,沿路上去一段路,不远处就是瀑布。

    虽然,这林子看着的确有些湿润,有些暗。

    下人把马匹牵到树下那边,一行女子就叽叽喳喳朝前面去,这些女子中,也不是都相处得很好的,少不了又分成两三派发生口角。

    欧阳临轩跟着夏子妍走过去,看着前面的瀑布,哗啦啦水声,到这边都感觉空气中飘着丝丝水汽。

    看着前方瀑布,听着水声,莫名心情舒畅。

    “各位,我们各说一个词语来形容前方瀑布,一路走去如何?”礼部家的公子出声道。

    “行啊,那我先来。”接过话的是工部家的二公子,只听他道:“雄伟壮观。”

    吏部家公子出声道:“气势磅礴。”

    “气吞山河。”知府家小公子接话。

    “滔滔不绝。”马嘉瑜附上。

    “波涛汹涌。”常思远跟着道。

    “从天而降。”温易翔也后面跟上一句。

    ···

    ···

    一个接一个,欧阳临轩出声道:“飞流直下。”而后,看向身边的妻子,“妍儿可有词汇?”

    男子各自好奇看向夏子妍,很是期待,夏子妍随口说了句,“水帘悬挂。”

    “好,好一个水帘悬挂,不错,不错。”当下,好几位年轻人齐声道好,搞得夏子妍都不知道这是真好还是他们特给面子。

    “一泻千里。”此时,十三皇子眸光看着夏子妍,出声道。

    “飞珠溅玉。”六皇子也加了一句。

    “震耳欲聋。”皇甫炎淡然说了声。

    “汹涌澎湃。”

    ···

    ···

    你一词我一词,到后面有人直接用诗词来切磋,形容瀑布。

    欧阳临轩随着人流,也想了一首念出,得不少赞叹。

    有一便有二,刚夏子妍参与了,这会儿就很多人询问,“夏夫人,不如您也来一首?”

    “是啊是啊,夏姑娘才情不俗,肯定也能作出一首关于瀑布的诗词来。”温易翔期待看着她。

    拓跋澈看过来,调侃,“是啊,夏夫人才情甚好,在画舫那次便已见识。”

    见大家都看来,欧阳临轩看着她,微笑,“妍儿说不说无所谓,若不然夫君可代劳。”

    夏子妍微微一笑,眸光从他脸上移开,看向瀑布,想到李白的诗词,便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顿了一秒,当即有人击掌道好,“夏夫人真是好才情,此诗甚妙。”

    更多人加入鼓掌声,面上满是佩服,“就是我等,也未必能做出如此好的诗词。”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