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子已经成婚,搬出去两年,也还没为欧阳家开枝散叶的,小儿子差点就闹得娶不到姑娘家,他怎么不着急?不管那丫头之前如何,只要以后跟自家儿子好好过日子。

    (这个年代,男人娶女人后会搬出家里重新安家,有时候也戏称男人是嫁出去的。)

    “我也觉得夏姑娘应该不差,前两天跟大哥相聚,听我大哥提过夏姑娘,我们马家这两天名声大噪的茅厕设计便是出自夏姑娘。”作为二夫君的马景德此次出声道。

    屋内众人紧盯着他,有些惊讶。

    欧阳永翰倒是早就知道的,此时不无有些得意,“那是,那天我可是亲眼看着夏丫头拿着笔画好然后跟你大哥交易的。”

    “大哥说的是,只是听说我大哥说他可是付给了夏姑娘不少银子。”马景德笑道。

    “你大哥这样奸诈的人,若是没有赚他会跟夏丫头交易?”欧阳永翰可没半点为马景德大哥不值的。

    马景德只是微微一笑,却没多再说。

    倒是屋内其他人立马出声了,“那个茅厕啊,据说这两天马家酒肆和茶楼可出名了,就因为茅厕条件改善了,反而吸引不少客人啊,据说这茅厕可干净的很啊,我们还没去见识见识呢。”

    “几位大伯和伯母,你们回去前可以顺路去马家茶楼转一圈便知,前日我去转了一圈便是跟我家大哥说了下,叫他过几天找人来在我院子改造一下,除了公厕改造外,我也想自己房间弄一个专厕。”马景德笑着道。

    “什么?自己房间弄茅厕?这也···这也···”众人一副不可思议样。

    ···

    ···

    欧阳临轩带着夏子妍离开,在离开一段距离后,便是揽着夏子妍直接飞往一个方位,很快,就出现在一个院子里。

    院中树下,欧阳临轩依然把她固定在怀中,只是紧盯着她,眼中满是道不明的情绪,虽然深情,但也参杂不少其他不安定的情绪,就是整个人,面色也些许苍白,他顿了一会儿,又紧紧抱着她不放,好似要把她永远圈在怀中,“妍儿,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会疯的。”

    夏子妍听得清楚他的痛苦和害怕,他的声音仔细听下可以察觉出丝丝的颤抖,还有那种特有的沙哑,显然,之前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极大忍耐自己。

    夏子妍任由他紧抱着会儿,这才轻轻推开他一点,但,依然还是在他怀中。

    “妍儿,不要跟我娘介意好不好,以后,她会明白你的。”欧阳临轩看着他,眼中带着些许痛苦。

    夏子妍看着他几秒,这才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认真道:“若是你家人不满意我这个来路不明的人,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哪怕一开始只住茅屋。”

    “愿意,妍儿,只要你不要说离开我,只要你不要再说无缘的话。”欧阳临轩再次把她紧紧抱着,急着回答。

    “我刚真的气不过,我说的无缘是跟你母亲他们无缘,若是你不介意跟我走,我怎么会跟你分开。”夏子妍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道不明的悠远,说着这话,她心思也想着以前。

    此时,他悬着的心才松下来,只要妍儿不离开他就好。

    “妍儿,这辈子我也不会离开你。”欧阳临轩微微拉开两人身子接触,低首深情看着她,而后又道:“妍儿,刚刚你的话,又无缘又不要准备聘礼,就这样转身离开,你可知道我心中恐惧,多害怕你说要跟我撇开关系,一生气就否定了我们的情意。”

    夏子妍拉开他抱着自己腰身的手,转身看了看这个院子,顿了顿,看着远方天空,思绪飞远。

    见此时的她,给人一种神秘,也给人一种好似一眨眼她便会消失他眼前般的冲击,欧阳临轩上前两步便把她紧紧抱住,此时的她,就是给他特别不安的感觉,“妍儿···别离开我···”

    夏子妍任由他抱着,她的眸光始终看着远方天空,几秒的安静,她的声音才悠远传来般,“从小我便是家中最受宠的,我的家世,不比你们家差。

    就是这里排行最前十家商家一起,甚至更多一起,也难以超越我家财力,论见识学识阅历更不差,转眼间,我出现这里成了孤女,成了没家人没家世,任何人都能嘲讽的对象,我能回去吗?我想回去···”

    “妍儿,妍儿···妍儿···”欧阳临轩紧盯着她,看着她这样,越发的恐惧,耳边听着她喃喃低语的诉说,看着她面无表情看着天空神色,可是总感觉她的灵魂越发远离。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有那么一霎那,明明他抱着她,却感觉她身体一瞬间朦胧了透明了那么一下,吓得他紧紧抱着她,这一刻,他的心比之前听到她在前院的话还来得惊惧。

    夏子妍被他紧紧抱着大喊,摇晃着,这才回神,此时有些不太清楚,眸中疑惑看着他,“我刚刚怎么了?”

    她好似,刚那么一瞬间心情絮乱,回忆着以前,而后,似乎领悟了什么,顿悟了什么,莫名觉得心有所感,可是这会儿却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她好似断片了会儿。

    “妍儿···”见她好似突然又忘了自己刚刚的话和那一刻的神情,欧阳临轩紧紧抱着她不放,不愿意再谈刚刚,不,关于她的来历她的家世,他不想再听!

    这个世界上,哪能有那么强的家族,排名前十财力的商家一起都无法超越她家财力,怎么可能,这已经足有皇宫财力还多了。

    可是,那一刻的她,她的话,却不知为何叫他深信不疑,妍儿的性子,不会乱说话,说那么大的话。

    她的才情,她不掩饰时的气势,自信和与生俱来的尊贵,放眼几国,便是从没听过。

    若不然,妍儿的名气早就几国有名了。

    可是,她却是像突然间出现一样。

    她的性格如此的不同。

    她设计的东西如此的不同,闻所未闻!

    她身上那么多的神秘和疑点,正是他害怕的,所以,她的话若是真···妍儿哪儿来的?

    她会不会突然又消失回去了?

    越想,欧阳临轩心中越发害怕,他已经不能没有她,他要时时刻刻看着她,不然,她不见了,他会发疯的。

    “妍儿,不要离开我···”欧阳临轩紧盯着她,便是再也忍不住搂着她吻上她的红唇,急切却温柔。

    夏子妍愣一下却马上回神,没有推开他,而是任由他的索取,慢慢回应。

    时间好似定格在树下两人的激吻一幕,这一幕,似是一副诉说美满爱情相遇的浪漫如诗画,让人不忍打扰这一刻的温馨和浪漫。

    远处裁剪花园的几位下人忙碌的动作停下,不自觉被那边拥吻的两人吸引住眸光,惊艳的视觉冲突叫他们不舍移开眸光。

    树上偶尔几片落叶掉落,却并未打扰那两人之间的浓情,反而更添上浪漫点缀。

    好半响,激吻的两人才分开,年轻的男子诉说不断的情话,紧紧抱着年轻的女子,过了会儿,便是拉着她走向前方屋内。

    “妍儿,这便是我的院子,从我很小的时候便是住在这边。”欧阳临轩拉着她介绍房中东西,他从小睡的床。

    从屋内转到屋外院子,再到长廊,别院,凉亭,两人边走边聊,欧阳临轩聊着他小时候在这院子最有趣的事情。

    逛了他的院子,又逛了下欧阳家族花园和池上凉亭赏景,两人凉亭聊着,直到她有些累了,便是带她回到他的院子,暂时小休了下。

    直到小人来报,午餐好了,去前院吃饭。

    欧阳临轩叫醒夏子妍,帮她整理了下些许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便是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拉着她出去。

    到了前院,菜已经相继被摆上,硕大饭厅中,一边一行人也正准备上桌。

    便是欧阳临轩的家人。

    见到两人过来,欧阳永翰立马笑着招呼,“夏丫头,来来来,今天你第一次来家里,听我家小子说你有几样菜特别爱吃,都准备了。”

    两人阔步进入饭厅走过去,更前时,夏子妍朝欧阳永翰点头,“谢谢。”

    “哈哈···夏丫头哪用跟我客气,过不了几天可是一家人了。”欧阳永翰笑着道,眸光却是紧盯夏子妍的。

    夏子妍微微一笑。

    欧阳永翰到底不是傻子,进来的时候看自家儿子的神色便能猜出搞定她了,之前的事情也就压下来了,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各位都上桌吧,叔公,各位兄弟婶子,都一起上座吧。”欧阳永翰笑着跟家中众人道。

    饭桌是长方形的,两边对应是两边下来的饭桌,上面主坐便是欧阳永翰和最年老的老人落座。

    两人率先落座后,右边下手便是欧阳临轩母亲,两位伯母和几位‘父亲’以及两位伯父,欧阳家唯一女儿。

    左边靠着欧阳永翰这边下来的,便是欧阳临轩拉着夏子妍落座,夏子妍靠着欧阳永翰,她右手边下来便是欧阳临轩,而后是欧阳临轩几位爹的儿子们。

    众人落座后,欧阳永翰便是跟夏子妍道:“夏丫头,不知府上厨子的手艺对不对你的胃口,若是有什么想吃的便跟我们说,叫厨子再添。”

    “谢谢,够了。”夏子妍看了眼桌上,光自己面前就不少盘菜,她看回欧阳永翰。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