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临轩母亲愣了一下便蹙眉,不悦看着自家儿子,“轩儿,你怎么能为了外人骂自己的妹妹,胳膊往外拐。”

    欧阳永翰此时面色沉起来喝道:“够了,能不能都给我闭嘴。”

    终于,右相发火,屋内众人不敢再说话。

    场面安静无比。

    夏子妍看着桌上的茶水,不动声色,却是在调节自己的情绪。

    虽然她脾气好,但也不是没脾气。

    欧阳临轩看向夏子妍,心中紧张,妍儿从来没有这样过,她越是不动声色什么也不说,他越觉得她离得远了。

    “夏姑娘,呵呵呵···你不要客气,我家这丫头说话比较直,你说的对,传言便是传言,夏丫头,你可别放在心里啊。”欧阳永翰呵呵笑着她道。

    夏子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放回桌上,看回欧阳永翰,淡淡一句,“没事。”

    “呵呵呵,那就好,那就好,这会儿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不如就说说聘礼和结亲日子的事情吧。”欧阳永翰此时看出夏子妍心中有些不满,便是把话题引到别处,希望她忘记刚刚的不愉快。

    夏子妍点头。

    欧阳临轩却是心中担心,她比平时更显安静,肯定心中已经不满。

    “我们看了日子了,想着今天开始便是发请帖,再过八天便是有好日子。”欧阳永翰微微笑着道。

    “嗯,你们决定就好。”夏子妍轻轻点头,淡定一句。

    “好,就这样说了,晚些就去派发喜帖。”欧阳永翰呵呵一笑,而后道:“至于聘礼,我们已经列出一份,其中有两家酒楼,两间茶楼,两个山庄,两个院子,田产五百亩,再来绫罗绸缎和家具等不会少···”

    “你们决定就好。”夏子妍淡淡一句。

    此时,欧阳永翰呵呵一笑,“那就好那就好,待会一家人吃个饭多交流一番,相信大家会更快了解彼此。”

    “这身份来历不明,说不定就是看上我们家的地位和骗我们家的聘礼。”欧阳玉珠嘀咕,不满看着夏子妍,依然满是讥讽。

    “是啊,相爷,我们还是先调查清楚···”欧阳临轩五爹出声。

    “翰,这聘礼也给太多了,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来的不明不白的女人,攀上我们家枝头想着做凤凰,不是冲着我们家的名声就是冲着我们家的家财···”欧阳临轩母亲忍不住低声跟身边欧阳永翰道,说是小声,其实夏子妍听得很清楚。

    这可是本就说给夏子妍听得,不放过任何践踏夏子妍的机会。

    因为夏子妍的来历,一个灾区的没见识的村姑,有什么好让人看得起的,切掉一半的彩礼给她已经是很对得起她了。

    “闭嘴。”欧阳永翰沉声道,此时,夏子妍的面色是毫不掩饰的不悦的,他清楚,这丫头脾气好,但不代表没有脾气。

    欧阳临轩面色也是很难看,他很是担心看着夏子妍。

    夏子妍从坐位站起,直接无视欧阳家两个女人,紧盯着欧阳永翰,她明白,她之所以被人讥讽看不起,除了外面有心人的传言,也有她的错。

    是她太过好说话,太过低调了,是她跟这里的女人太过不同了,就是如此特别给人好欺负。

    从今以后,她该高调就高调,不应该太过低调。

    她身躯挺直,面上严肃却傲气凛然,骄傲却自信,一身的气势瞬间把欧阳家几个女人的气势压得毫无对峙可言,她淡淡眸光看了眼欧阳家其他几个看戏的和刚对她言语极度讥讽的两个女人,便是移开,直接无视。

    她眸光与欧阳永翰对视,“右相大人,我想你们家似乎没有考虑好,再来,我似乎不是你们家认定好的儿媳,既然这样,我想我们还是不用浪费时间了,聘礼什么的不用准备了,高攀不上,告辞。”

    夏子妍说完,转身踏步离开,不再理会屋内人的神色,走得相当果决,毫不留恋。

    欧阳临轩面色一白,立马跟着夏子妍出来,“妍儿···妍儿···”

    妍儿这是什么意思,妍儿是···

    不,他怎么可以没有妍儿的日子,妍儿若是反悔不愿意这门亲事了,那,他也不会离开,哪怕再怎么厚着脸皮他也要在她身边。

    这辈子,他都要缠着她。

    走到门外,欧阳临轩拉住夏子妍的手,不让她再离开,他把她拉到怀里,紧紧抱着她,“妍儿,不要生气,对不起···”他看着她,千言万语却只说这样一句。

    他的母亲和妹妹,再有错,可是还是他的母亲,他不是因为偏向自己的母亲,而是出于孝道。

    夏子妍看着他,顿了几秒,便是拉开他环住自己腰身的手,退开他怀里,低声一句,“我想独自去走走,你不要跟着。”

    他夹在中间她也心疼,只是现在她心情真说不上好,她现在只想一个人走走,也不想他再跟着,有时候,还是喜欢一个人冷静一个人独处,希望自己有个私人空间。

    “妍儿···”欧阳临轩心中一颤,一股惧怕袭来,他看着她眼中情绪已经疏离起来,心中无法掩藏的害怕,害怕她离开自己。

    里面欧阳永翰走出来,立马陪笑道:“夏丫头,夏丫头,别生气,有事好好商量嘛,老头子代她们向你赔罪了,夏丫头,她们不会再说什么了。”

    夏子妍身形顿住,缓缓转身看向门外的欧阳永翰,认真道:“右相,我来不是受气的,我也不是找不到条件跟你儿子相当的或者更好的,若是无缘,我不···”

    “妍儿···”欧阳临轩立马出声,紧盯着她,他不愿意听到她后面的话,他可以想到她下面要说的话。

    所以,他眸光看着她,满满的深情,却也满是惧怕,怕她一句话否定了他们的情,他们一起的美好,他们的婚事。

    夏子妍看着他,看得出他眼中的情绪,更看得清楚他紧绷着僵硬着身体。

    欧阳永翰立即出声道:“夏丫头,家里人都不了解你,难免对你有误会,相处久了大家肯定能相处和谐的,夏丫头,不如这样,让我家小子带你去他院子休息会儿,晚些一起吃个饭如何?”他顿了顿,又些许尴尬道:“你放心,晚些大家一起吃饭,她们不会再乱说话的。”

    夏子妍看回欧阳永翰没有说话,没有回答。

    欧阳临轩走上前看着她,轻声道:“妍儿···”

    夏子妍眸光看回欧阳临轩,顿了顿,这才点头。

    欧阳临轩心中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欧阳永翰见此,立马跟自家儿子道:“小子,先带夏丫头去休息。”

    “好。”欧阳临轩点头,便是拉着夏子妍离开。

    欧阳永翰转身回到屋内,面上极其难看看着家中众人,他眸光定格在自己的女人身上,而后又看向她身边的这个女儿,面上严肃,“你们别听风就是雨,没确定的事情这样说不觉过份?退一步说,她过去如何,轩喜欢便好。”

    他眸光紧盯着自己的女人,“轩也是你儿子,你看不出他多喜欢这个丫头吗?要说名声,轩之前的名声又多好?难道你不想看到轩好好的成家?

    这个丫头我跟她相处两三次,品性和才情各地方都是极好的,聘礼,那也是我欧阳永翰给我自己儿子的,并未拿属于你的那份过去。”他说到后面,眸光看了一眼几位‘兄弟’。

    “可是夫君,外面传的那么疯狂,肯定不会空穴来风。再说···轩可以再找条件好的。”欧阳家主母此时见自己夫君面色难看,少了些刚刚的嚣张,却依然不满道。

    “听说的事情,永远不能当真。找条件好的?谁愿意嫁?还是正夫身份?轩儿可喜欢?”欧阳永翰冷哼一声。

    此时,屋内老人家,欧阳家的叔公出声道:“我老头子看人算是可以看出七七八八的,这女孩子以前如何我老头不清楚,但是却肯定不会是永翰家的媳妇你说的那样家中教养不好。

    就刚她站起,那气势那自身的自信和贵气,说实话,半点不比外面那几位盛传的四大才女差,甚至更艳压众人,她一开始没有直接顶你们的话,已经说明教养极好了,怕是因为轩小子之前两次都忍了,这丫头,我老头子觉得是真不错的。”

    人说姜还是老的辣,有些方面来说的确。

    有族中最年长人的意见,欧阳永翰心中更是有些心定,便是朝老人道:“叔父真如此看?”

    “自然,我是轩小子的叔公,自然想看着轩小子好,这事情如何能开玩笑。”老头子有些瞪眼看着欧阳永翰,“你小子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还不是我跟你父亲帮你奔波找你家媳妇来的?”

    欧阳永翰轻咳一声,有些尴尬,这叔公真是,就问一下而已,要不要牵扯出他以前的事情来。

    欧阳临轩母亲‘徐若芸’此时也有些尴尬,不过却是没再多说什么,也怕自家大夫君真的又不悦了,这家里,她娘两也就怕他,平时别看没什么架子,这真大事出来,一蹦起脸来,可是很吓人的。

    欧阳玉珠不敢再说什么。

    欧阳玉珠亲生父亲‘纪博文’陪笑道:“大哥不要生气,若芸和玉珠也是担心轩小子到最后被伤害了,这也是担心过头而已,既然轩小子本人喜欢,我们做家长的只能看着点,也不会太过干涉。”

    欧阳永翰此时面色这才好了一些。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