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见此,立马微笑道:“明白,那抽取一万两银子给殿下做保费,可好?”

    要不是看在他身份上,她最多意思意思也只会几百一千两算保费不错了,但这人是皇子,所以多加了不少。

    她明白,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的。

    “夏姑娘认为,我是缺这点银子?”六皇子似笑非笑看着夏子妍。

    夏子妍顿了一秒,便是微笑,“殿下自然不会缺银子,相反,我们普通人想要的殿下肯定都不缺。”她一句完毕,顿了几秒,谦虚询问对方,“不知殿下想以什么为报酬?若我力所能及的自然会给殿下做补偿。”

    “殿下,在下力所能及的自当奉上,我愿意承担妍儿的事情。”欧阳临轩立马加上一句,承担自然不由她来。

    六皇子饶有兴味看着两人,嘴角微勾,眼中却是电闪般划过一抹什么情绪,消失无踪。

    他看着欧阳临轩,“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件事情本殿下还得跟她独自说。”

    欧阳临轩顿时身体丝丝僵硬,他微微一笑,虚礼一番,“殿下,我跟妍儿一起来,自当一起离开,再说,男女独处怕说闲话。”

    “在她未答应跟你一起前,似乎你们也是孤男寡女,本殿更不会介意。”对于欧阳临轩委婉拒绝的话,六皇子可没有半点退让。

    听言,欧阳临轩坐在那里,与主位上高高在上的男人眸光相对。

    两人眸中对视一会儿,虽面上没看出什么神色变化,但似乎两人眸光视线中,有什么锋芒在交锋。

    而后,欧阳临轩移开眸光,“殿下,何故要为难我们。”

    “本殿从不会为难人,若是不愿,那可请回。”六皇子却是嘴角勾起,眸光从欧阳临轩身上移开,戏谑看着夏子妍。

    欧阳临轩不由看回身边坐位的夏子妍,“妍儿···”

    他眸光与她对视,眼中情绪涌动。

    夏子妍看出他眼中有紧张有担心,甚至似乎再说,我们不要那些银子了,妍儿,我们走。

    但是,她却这会儿肯定要拿到银子!

    第一,她做生意得要本金。

    第二,结婚聘礼几样她怎么样都要自己掏钱!

    光这两样大事,她想用自己的银子,而不是又花他的银子,这样,意义上还是有些不同,哪怕别的女人认为天经地义,但,她总归要有原则。

    “好,我就听听殿下想跟我说什么。”夏子妍眸光从欧阳身上离开,紧盯着主位上那位男人道,而后,看着欧阳临轩,示意他不要担心。

    六皇子低低沉沉笑了两声,眸光却看着夏子妍不放。

    欧阳临轩紧绷着身体,第一次他感觉,哪怕他身为右相之子,却依然在势力面前不得不低头。

    他面色,自然有些不好看。

    夏子妍安慰他,“轩,你先出去,待会儿我就跟来。”

    “妍儿···”欧阳临轩紧盯着她,心中苦笑,她难不成不知道他担心什么吗?

    “放心吧。”夏子妍微微一笑。

    欧阳临轩不舍的离开。

    却是,还是站起,往外面走去···

    不过,却听后面男人出声道:“有劳右相之子去府邸大门等着。”

    欧阳临轩身体一僵,他回身看着坐上男子。

    见他如此,夏子妍担心他因为心中情绪跟对方过不去,惹来麻烦,毕竟这年代不是现代,这年代,阶级权位相当麻烦,一个级别就能天差地别差距。

    她初来乍到,自然不想现在就惹来一身麻烦,再来,欧阳临轩之前名声就被人造谣,她怕又出现什么不好的谣言,她倒不在乎,可他心中却未必好过。

    便是起身,走到欧阳临轩面前,低语道:“你先出去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妍儿···”欧阳临轩看着夏子妍,很是不舍。

    夏子妍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只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呢喃几字,便是再退回原位,却是已经让欧阳临轩放松了很多,面上显得激动,哪怕忍着,却还是一些欣喜流露,他的眸中更溢满柔情看着她。

    “你先出去等我。”夏子妍低低一声,有些撒娇。

    欧阳临轩这才不舍点头,看了一眼坐上看不出神情的男人,与之对视一眼,这才离开。

    看着他的身影离开,越离越远,最后,消失在自己能看见的视野中,夏子妍心中一叹息。

    这才回头,却是吓了一跳,一蹦三步远离开,心中肺腑,一回身这男人就在她身后,靠得她这么近,走路来都没有声音的吗?

    “怎么?怕我会吃了你?”六皇子—‘拓跋澈’紧盯着她,言语中带着丝丝戏谑。

    夏子妍没好气的暗中翻个白眼,面上却克制不显露出来,但,语气还是有些没好气,“鬼知道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哦?是我错了?”拓跋澈挑眉,看着她却丝丝玩味。

    “算了,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你说吧,怎么样才能把银子给我,条件说出来。”夏子妍也不想跟他拐弯抹角,直接问。

    “如果我说,我让你嫁我呢?”拓跋澈眸光兴味看着她,紧盯不放。

    夏子妍毫不考虑,直视他道:“殿下不要跟我开玩笑,第一,我们不熟,第二,我不会与没感觉的人谈论婚姻。”

    “你的意思是,熟了就不同了?”拓跋澈上前两步,伸手一拉便把她揽入怀中,低垂着头,眸光紧盯她。

    夏子妍挣扎了几下也没挣扎开来,索性仰头看着他,很是坚定,“我说过,我不会跟没有感情的人一起,殿下条件很好,何愁没有更好的女子,别跟我开这个玩笑。”

    拓跋澈挑眉,嘴角勾起,他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见她一点也不退缩跟自己直视,眼中清澈却坚定,独独没有别的女人眼中的那些看着自己的情绪,反而心中越发有趣,这女人···低声暧昧道:“你果真不同。”

    “殿下说笑了,我一样是女人,性别没什么不同。”夏子妍挥开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此时有些不耐了,她挣扎几下,依然无法离开他的怀中,只能又仰头看着他,道:“殿下,若是没什么要求,请高抬贵手把银子给我。”

    “银子可以给你,不过,我现在有个条件。”拓跋澈饶有兴味看着她。

    “你说。”夏子妍看着他,劝自己冷静下来谈判。

    该死的,这个男人的气场很强!

    “不如,每个月十天,你都无条件独自来我府邸呆上一会儿。”他的面上带着丝丝霸气和魅惑看着她。

    虽然,面前这男人绝对是一等一条件优秀的男人,长得也相当吸引人,但她更清楚,这个男人似毒药,可不能轻易沾染上,她逼着自己冷静看着他,道:“殿下,你这要求估计我无法做到,以后我会很忙,估计没什么时间可以抽出来找殿下,殿下,还是不要玩我了。”

    “哦?本殿看,是你推脱之词,本殿就如此被姑娘不待见?”拓跋澈再次伸手捏着夏子妍的下巴,紧盯着她看,眸中,带着丝丝兴味的笑,却是让夏子妍感觉他眼中深处的深沉。

    她再次拍开他的手,直视他,稳住自己的情绪,蹙眉道:“殿下,不是谁都跟你一样闲,我真很多事情要等着忙。”

    “是吗?聊聊你要忙什么。”

    “殿下,这是小女子的私事。”

    “不说?行,当时本殿下也没点头说银子拿到会立刻拿给你···”

    “你···殿下,你一个堂堂皇子殿下,这样是不是有碍身份!”

    “谁看到了?本殿做什么有碍身份的了?”

    夏子妍怒了,眸光带着火光,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瞪着他。

    一个怒瞪,一个玩味,两人就这样眸光直视。

    夏子妍狠狠压下心中怒气,咬牙切磋,却也假笑道:“殿下,小女子还需找事情做,做点小生意,本钱不能少,殿下,能把您身上的一笔银子给我了吗?”

    拓跋澈嘴角勾起,眼底划过丝丝笑意,不过内心还是有些惊讶,这女人还真打定主意凭借自己做生意了啊?

    “女人,接下来的日子,但凡遇到我,只要我示意,便抽空来找我,单独一人来。”

    “殿下,都说我没那么闲了。”

    “一个月六次。”

    “没空。”

    “那好,这银子我这边多放一阵子···”

    “你狠,一个月最多四次,每次最多一个时辰。”夏子妍愤怒瞪着他“还要有期限,就一个月时间。”

    “至少三个月···”

    夏子妍看着他,极度的气愤瞪着他。

    可是,这男人自始至终这样玩味看着自己的神色。

    夏子妍郁闷的磨牙,垂下眸光让自己情绪平稳,顿了好几秒,她才压下情绪点头,却是忍不住抱怨一句,“殿下,你为什么要提这个条件。”

    “不是你说,你要对熟悉的人产生了感情,才会考虑婚姻。”拓跋澈眼中带着丝丝兴味,手又忍不住伸出抚摸着她的下巴来回抚摸。

    夏子妍愣了下,这跟她要一个月见他四次有什么关系?

    拓跋澈似有若无低低一笑,“相信我们接触多一阵子,就熟了。”

    听完他的话,夏子妍忍不住翻个大白眼,这就是为了所谓的和她有机会独处培养感情?

    拓跋澈低低一笑,一手突然勒紧她腰身,便是霸道的朝她红唇吻上去。

    夏子妍震了一下,而后奋力挣扎,却是根本无法挣脱,男人的束缚,比她力气大了不少。

    过了会儿,他才放开她。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