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他已经不知再说什么了,只是深情看着她,喃喃低声喊着她的名字,“妍儿···”

    夏子妍却是继续道:“对了,叫你父亲准备以正夫之名来准备,什么规矩我不太懂,他们老一辈怎么说就怎么做,我的身边没有什么侍从,侧夫分的,正夫娶你,但礼金什么的,给不给无所谓,我呢,可以自己赚钱的,这不,一出来就赚了几十万两,凭借我自己亲手赚的,我相信,以后我也能自己赚更多的银子。只是,提亲用的正夫地位需要的聘礼,我虽说知道要几样东西,但是,你还得陪着我去订,总得你喜欢来。”

    如果,之前让大家惊愕,不可思议她还嫁一个被休的人,此刻一段话,却是叫全场震惊了!

    谁都知道,被休的人,即使有幸有人愿意嫁,那也不可能成为正夫或者侧夫,最多是侍从什么的。

    侍从,说好听的是女人的夫君,其实,是挂名好听而已,家里正夫和侧夫等都可以踩他一脚,家里凡事,侍从等都不能参与最重要的事情,更何况跟着发表什么意见。即使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那以后孩子的地位也不可能高到哪儿去。

    女人不愿意给正夫和侧夫位置,自然还是会介意名声,以免因为一个男人,而把整个家都染上难听的闲话。

    可是,他们居然听到她是给他正夫,以正夫之礼娶她!

    欧阳临轩身体一僵,却是巨大喜悦又袭来,他身体激动而些许颤起来,妍儿愿意为他做到这样···

    “你听明白没?”夏子妍好笑看着欧阳临轩。

    欧阳临轩点头,桌下的手紧握她的小手,带着丝丝颤抖,他手中的热度传来,让夏子妍知道,他此时的心情。

    她朝他甜甜一笑,便见他眸中更深情回报。

    夏子妍心中好笑却又忍不住的甜蜜,这男人真是···

    此时,回神的女人,当下就有人耻笑了。

    第一位说话的便是曾经与欧阳临轩差点成婚的女人,此时的赵雪儿面上已经难看的很,她不要的,明明是不可能再找到人娶,只有她能决定那个男人,凭什么现在他能成正夫,忘却那个经历,那个女人又凭什么不去介意,她假笑道:“夏姑娘,你可要考虑好啊,他可是被我休过呢,难不成你也想落得全京城笑话的名声。”

    “这位小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之前说过,我看人是看对方人品不是外在,再来,订亲的话,彼此之间也要喜欢,我挑人,这两点最重要,其它几乎可以无视。

    外人的眸光外人的谣言与我如何?我又不是为他人生活,过好我们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再说,他以前的事情,我不认为他有任何错,他没有背叛吧,没有在婚约关系情况下又找别的女人乱来吧,也没杀人放火犯法吧,所以,我真没发现他哪里犯错了。”夏子妍很是认真无辜看着赵雪儿,顺口就一大段话,却是叫赵雪儿越听脸色越发难看。

    而后,夏子妍换上一副很感激模样看着她,“对了,今天我找到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还得谢谢这位小姐,要不是你高抬贵手,我还失去与他结缘的机会,改天我们订亲或者结亲,以表谢意,我让他给大家发喜帖,来沾沾喜气哈,这随礼不用太多,人来了就好,图个热闹。”

    这后面一段话,已经是让赵雪儿面上的假笑变得很僵硬,完全是紧绷着脸,眸光死盯着夏子妍,手中拿着丝绢,却是力气大的要撕碎般。

    可是,这个场合,她不能愤怒,不能再说什么,对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只得僵笑道:“一定···一定···会去参加。”言语,已经带着丝丝咬牙切齿。

    今天,她觉得是她人生中最耻辱的一次!

    不但她输给了那个贱人,而且,凭什么她不要的男人,这个贱人不但要了,还把正夫之位给他,甚至,还邀请她去参加喜宴!

    这是想讥讽她,让她不好意思去参加吗,她偏要去,她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最后一步反悔的一幕。

    此时,众人明白,夏子妍的话,明着感激,实则是狠狠打了赵雪儿的脸面!

    偏偏,事事对着干!

    更狠的,是还参加情敌去喜宴!

    看着赵雪儿的脸色,众人明白,赵雪儿此时多么气愤。

    这上船来,论才艺,四大才女根本无法比拼。

    论容貌和身材,同样无法比拼!

    这后面,赵雪儿和夏姑娘之间为了一个男人的你来我往言语,赵雪儿半点好都讨不到,一开始是想嘲笑对方,却是想不到,被对方狠狠打脸。

    此时,一群人心中除了夏子妍的话各自心思开了,但,此时认真一想,却赞同夏子妍的话,也是,当初欧阳临轩是什么错都没有犯。

    不,是赵雪儿说他没情趣,不适合她。

    可是,大家谁不知道,当时赵雪儿与左相家的韩千承打得火热,赵雪儿订了亲却与韩千承暧昧不断,最后,才出了赵雪儿休欧阳临轩一事。

    整件事情说起来,赵雪儿和韩千承两人想走在一起结亲,但,左相和右相家一直是敌对的,自然不能一起进一家门,只能牺牲一位退亲。

    只是,没想到赵雪儿那么狠,未成婚就给一份休书。

    其实,大家都知道欧阳临轩才是最倒霉最无辜的,他是被赵雪儿两人利用牺牲的,但,这世界就这样,谁叫欧阳临轩一出生是男儿身呢?

    若是女子,如何会承受这样的事情!

    不说赵雪儿脸色难看,韩千承的脸色何尝好看!

    他当初计谋那么多,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把从小压他一点点的那个人狠狠踩在脚底下,狠狠打击他的尊严吗?

    可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她就是要那个男人!

    欧阳临轩紧盯着夏子妍,眸中越来越柔,他心中暖而激动,妍儿这是为了他出面,这是为了他,才言语讥讽对方,把他以前承受的都弹回去。

    遇到妍儿,是他的幸,是他一生的幸运。

    楚云谦和马大师儿子自然清楚夏子妍言语是为了谁,此时,他们心中更加震惊,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可以做到如此,也妒忌欧阳临轩了。

    上座男子神色恢复正常,不过,眸光却是没有离开过夏子妍。

    她的身边,只有正夫吗?

    呵呵,这个女人,一再给人惊喜震惊啊。

    此时,因为夏子妍的话,一个个女人已经无话可讥讽可反驳,再来,赵雪儿都被对方气狠了,她们这会儿再插一脚,难看的只会是自己。

    一个个女人安静了,面色各异。

    一个个男人,即使面上平静,可是心中,却没有一个平静的!

    不过,其他人没有再多问她的事情。

    闲聊了几句,夏子妍就凑到欧阳临轩身边,低声询问,“我们可不可以回去了?天色暗了,我饿了。”

    她以为她低声跟欧阳临轩说话只有他们两能听见,但,她不懂,在场但凡会会武功有内力的,她这一句,还是能落入别人耳朵。

    欧阳临轩心疼,便是安慰她一句,而后站起跟上座男人请辞。

    此时,即使上座的男人,心中也有了波动,他也没有阻止,眸光却是看着夏子妍,缓缓点头。

    夏子妍朝他点头,跟大家告别一声,便是跟着欧阳临轩起身离开。

    船内在座男女,眸光紧盯着两人出去。

    出了船内,夏子妍看着欧阳临轩,微微蹙眉道:“怎么离开?”

    此刻,天色已暗,湖中却是灯火璀璨,一艘艘画舫都点缀着一排排的灯笼。

    湖中两边,灯火异是通明,来往的人不少,好生热闹。

    “妍儿不用担心,稍等会儿。”欧阳临轩拉着她的手往前走,此时,他的心情还难以掩饰的激动,他的心依然火热。

    小德子在外面自然听到了里面夏子妍和他们的话,脸上是难掩的喜色,此时,听到两人的话,立马道:“主子,夏姑娘,我立马过去岸上叫船家。”

    这过去,便是轻功直接度过去。

    欧阳临轩却是看向夏子妍,“妍儿可相信我?”

    夏子妍点头,好笑又期待道:“你带着我飞吗?”

    欧阳临轩勾起嘴角,眸中深情如百年浓香的酒般,浓的化不开,“妍儿想飞?”

    “是啊是啊,我想玩。”夏子妍高兴不已,立马兴奋期待道。

    “好。”欧阳临轩柔声点头,拉着她走到船头。

    看了看这湖中夜景一会儿,欧阳临轩才道:“妍儿,下去了吗?”

    夏子妍点头,欧阳临轩伸手揽着她腰身,而后,便是纵身一跃。

    这里离岸边,至少五百米多,这距离已经不小,夏子妍说不担心也是假的,就怕中途一个不小心掉水了。

    不过,她又一想,她会游泳,怕什么。

    便是大胆起来,看着自己飞起来,兴奋的开怀嚷起来,她看着自己腾空在海面上,越来越靠近岸边。

    见她如此兴奋,欧阳临轩眸中醉人的柔情,不由也露出淡淡笑意。

    今晚,他值得开心。

    两人身子降低,在中间路过一两只小船,在小船上一个踮脚借力,再次纵身飞跃而去。

    很快,两人便稳稳当当站在岸边。

    夏子妍激动莫名的呵呵大笑,拉着欧阳临轩的手晃着撒娇,“再来再来好不好,再玩一次。”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