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聚集很多毒蛇?烧山就下雨?

    这是人特意养了很多毒蛇上去还是?

    但,烧山就下雨这点来说,这个年代的人没有这个技术能力控制,这世界应该也没什么玄幻的事情吧。

    所以,只能是自然现象。

    那···她在前世不是没有听过这样的地带,因为地貌地带问题,也是蛇群喜欢聚集,因为那个地方气候是冷热交替点,所以到冬天也不会很冷,反而很适宜。

    蛇群喜欢那种十几度二十一二度样子的气候,几座山连绵,里面肯定也有形成阴湿地段,又因为山崎岖,人很少上山,便是滋生更多毒蛇也能理解···

    但是,那山是不是跟前世她电视上探索频道说的那个山差不多她不敢肯定,现在不是冬天,他们经过的时候那里的气候跟这里似乎没多大区别。

    此时,是夏末。

    突然传来欧阳临轩的声音,这次拉回她的神智。

    “你在想什么?”欧阳临轩好奇看着她。

    听了那边几个人的话,怎么就发愣了?

    “你说···那山真那么奇怪吗?”夏子妍还是好奇问了下欧阳临轩。

    欧阳临轩点头,“那里是挺特别的,古书上也有记载这样的传言,据说这几十年都有人好奇去探险过,很多人没到山顶,山中都莫名下起雨来,也到处是蛇。

    说走到某个地段无端感觉心中莫名恐惧,前方感觉阴森让人有种头皮发麻感觉,所以,很多人不敢再上去,也有人是选择继续上山的,但能回来的却很少,所以,越多人传言那是邪门的地方,曾经埋葬不少人的尸骨,肯定聚集不少亡魂···”

    夏子妍点头,心中却是在想,什么前方感觉阴森让人头皮发麻,肯定是心理作用。

    聊了会儿,夏子妍这才发觉,这船的速度真心很慢!

    根本无法与前世的船比。

    过了会儿,两人一起回房了。

    大白天也不可能睡觉,便是在大厅闲聊,看出她后面有些闷,欧阳临轩不由询问,“妍弟可会下棋?”

    “不太会。”夏子妍道,因为不太清楚这里的棋是如何下,所以夏子妍这样说。

    “可有兴趣?”

    “好啊,你教我。”

    小德子便去拿了一副棋子出来。

    “平时遇到友人,会跟他们偶尔玩玩,所以随身备着。”欧阳临轩道,小德子在一边摆着棋子。

    夏子妍眸光看去,这不是象棋也不是外国的跳棋,这是围棋。

    说起围棋来,她倒是会。

    象棋会一点,但不敢说太好。

    跳棋,还一般般。

    欧阳临轩是信了她说的不太会,于是大概讲解了一下规则,夏子妍仔细听着,最后总结,这围棋规则,完全跟她以前学的规则一样。

    “理解了没有?”欧阳临轩讲完,询问她。

    “明白。”夏子妍点头。

    欧阳临轩挑眉,听一遍真记住了?

    便是道:“好,你先选择什么颜色,由你来开局。”

    “好,黑色。”夏子妍道,便是随手拿出一黑棋,随手棋盘一个地方。

    欧阳临轩微微一笑,拿起白棋便跟着放入···

    小德子就站在一边当看客,想着要是她待会不知道怎么放,可以提醒一下,刚学,一旁指点一下没什么,若是两个会的人下棋,旁边看的人自然不能说,免得打扰两人的兴致。

    双方下了一会儿,欧阳临轩蹙眉看了下棋局,而后好笑看着夏子妍,“妍弟,你本就会,而且,这棋艺还上等。”

    居然跟他说不太会,这也太谦虚了。

    “我以为你说的是另外一种棋。”夏子妍嘿嘿一笑。

    “那你看到围棋的时候也没提醒我你会这种。”欧阳临轩好笑。

    夏子妍咯咯一笑,狡黠道:“反正你也没有损失。”

    欧阳临轩好笑,却宠溺看着她。

    夏子妍很多时候也很粗心,但是一旦相当严肃认真的时间时,却又细心。

    所以,普通情况下,她就是比较粗心的,根本没有发现此刻欧阳临轩看着她的眸光有何不同。

    她看着棋局,笑嘻嘻道:“你放棋子啊。”

    欧阳临轩笑着点头,眸光继续看回棋盘。

    两人此时开始都使出看家本领对战,一时杀得难分难舍,不分伯仲··

    小德子震惊,一个女孩子,这棋局居然如此好,天啊,真不可思议!

    欧阳临轩是更惊讶的,他一开始是想过要让她,可是他发现,这根本用不到,她的棋艺之高让他欣赏又惊愕,他的棋局,在京城年轻人中可以算是上等的,能与他不分伯仲的,也就那么几人。

    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居然棋艺惊人,毫不需要他暗中相让,他反而面临危机,一旦松懈一点就会被她逼入绝境!

    夏子妍也是挺惊讶他的棋艺的,不过也没多想他的棋艺在这个国家或者这个京城能排号。

    前世,她没事的时候会跟爷爷他们玩玩,后来年纪大一些她出国后,无聊的时候便是网络上玩下棋,跟网络上高手厮杀,不然就是与机器人对战,前世跟人工智能棋局比拼,这是潮流。

    所以,她的棋艺在前世不算最顶级,但也算高超的了,分数拿得不错,线上与她等级相当的对手,最后能赢她的或者跟她差不多的人,不算很多。

    围棋,前世玩得人更多。

    象棋相对比较少,所以她也玩得比较少,所以不敢说自己的很好。

    过了一会儿,棋局终于结束,夏子妍还是输了,差了一棋。

    郁闷了下,她倒真心道:“你棋艺很好啊。”

    “你的棋艺才叫人刮目相看,从没听说过哪个女孩子的棋艺如此好的。”欧阳临轩是真实给了自己的赞赏,也没夸大她。

    “以前无聊的时候偶尔跟我爷爷他们玩玩。”夏子妍道。

    “这么说,你的棋艺还是你爷爷教授的?”欧阳临轩笑道。

    “嗯。”小时候她就看着爷爷和父亲或者哥哥他们玩,后来也学会了,小时候一家子人,她棋艺最差,输几次她就不服气,不然直接就哭给他们看···

    他们都让着家里年纪最小的她。

    后来她年纪大一点,出国去学习了,比较少时间回家。

    再后来几年,家里爷爷和父母相继离开。

    欧阳临轩见她思绪有些拉远,一会儿回忆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又悲伤起来,心中一紧,知道又让她想起家人了,立马换了话题,不让她继续悲伤。“要不休息一下,吃些东西?”

    “没胃口,我看会儿书吧,你这里有没有什么书看?”夏子妍一时也没什么心情再下棋,就想着看书打发一下时间。

    “有。”欧阳临轩点头,“待会拿给你。”

    ···

    ···

    由于船速度不快,到了快天黑前,船才驶离湖泊地带,到达大海领域。

    夏子妍两本书看完,见旁边欧阳临轩还在看书。

    夏子妍揉了揉后颈,一直垂着头,有些酸。

    “看完了?”欧阳临轩头眸光从书中移开,微笑着问。

    “嗯,看完了,你在看什么书?”夏子妍站起,甩了甩手,一直坐着,手拿着书维持长久姿势,着实有些酸。

    “一些朝廷上的关于一些政治的书。”欧阳临轩微笑道。

    夏子妍点头,她对政治不感兴趣。

    “我看这种书很大可能会昏昏欲睡。”夏子妍笑了下道,在原地小跳了几下。

    “女孩子都不喜欢看这类型。”欧阳临轩道,他好笑看着她,“你这是干什么呢?”

    “久坐一个姿势是不太好的,要偶尔起来动一动身体,促进血液循环。”夏子妍道。

    “这个倒是在理,你如何也清楚这点?”欧阳临轩脸上微笑一直扬着,想着她是不是以前有人提醒她,所以知道。

    一般,是比较懂医理的更清楚。

    “我从小就知道,以前我家可是有人学医的。”夏子妍道,只是简单提到而已,也没直接说她以前就是医学世家的存在。

    不然,一提到医学世家,他就会问哪个家族,他是这个年代的人,肯定也知道出名的医学世家的,独独没有听过她家的话,她后面也不知怎么跟他说。

    毕竟,她不可能告诉他自己来自别的地方。

    “难怪。”欧阳临轩点头。

    “咦,小德子呢?”没有看到小德子,夏子妍想着他什么时候出去了。

    “刚出去了。”欧阳临轩道。

    夏子妍点头,走向那边小窗户看了下,此时,天色马上要暗了,“已经出海域了,我去外面走走。”

    “一起吧。”欧阳临轩道,便是把书本放在桌上,他可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这是海边,她又似乎喜欢站在船沿,虽然她手会搀扶栏杆···

    “好啊。”夏子妍点头。

    两人出了门,穿过廊道一段时间才出去,直接是往甲板那边去。

    没有看到小德子在这里,也没去特意找,反正也是在船上。

    再次走到一边船沿,看着前方。

    一望无际的大海,深蓝色的海水,海风微微拂面,却是让人觉得相当舒适。

    她一直都挺喜欢大海,经常乘坐游艇出海转悠。

    不过,大海也是她在那个世界最后的接触,也在大海中穿越过来。

    她的人生真是奇特。

    她以为自己会想到与哥哥姐姐的分别会很伤心,又很难过。

    可是,此时看着大海,莫名抚平她心中的情绪,心中这阵子的郁结因为这一望无际的大海,莫名散开了很多。

    “今天挺多船出海啊。”眸光看向前面远处,有客船也有渔船。

    “这里离岸边不算远,刚我们的船通过的一个地方就是一个小码头,这都是给附近渔民出海靠岸的,不过,渔民是几乎一早就出海了,这会儿天色要暗了,看来也准备回了。”欧阳临轩道。

    夏子妍点头,渔民就是靠着渔业生存,她甚至知道渔民很多都是天萌萌亮出海了···

    只为多打一些鱼售卖。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