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看来你也不清楚啊,吃惊也正常,老头子也吃惊不已,这样的长相应该说早就···真没想到。”老大夫微微一笑。

    一般女孩子,十二十三岁就有家里安排‘近身侍从’伺候了,不但伺候女孩子生活中一些琐碎事情,就是关于男女之事,也会负责教授,这样一来一般女孩子早早就···没有了初次。

    忍不住眸光看向年轻人,老头子心中猜测,若是这个男孩子能得到这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可是男人无上的光荣,结婚后,绝对是正夫啊。

    欧阳临轩狠狠压住心中的激颤,他从来没想过她还会是···

    老大夫说得对,她这样的条件不可能没有人早早上门提亲,可是,她还是···这更说明她的不同,她不是乱来的人。

    也正因为这样,他的心如何能不沦陷?

    “大夫,她情况怎么样了?”突然想到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焦急看向老大夫。

    “年轻人,你还算有点运气,我这里还有一粒上好的丹药,可以最快速度先把她身上的风寒降下不少,你再迟来一些,这丫头可就···”老大夫严肃,有些指责道:“你怎能如此粗心,女孩子家的身子本就没那么强壮。”

    “那大夫帮我先给她服下。”欧阳临轩心中自责,立马道。

    “年轻人,这粒丹药不比普通药材,有这样快速的功效,这价格···”老大夫直言道。

    “大夫尽管说多少银子。”欧阳临轩严肃道,再贵,也要她好好的。

    “一百两。”老大夫道。

    “好,麻烦大夫先拿丹药来,我先给她服下。”欧阳临轩道。

    一百两,对普通人家来说,是真的比一般药材贵不知道多少倍了。

    老大夫点头,从自己桌下一拉,柜子里拿出一个瓶子来,“这瓶子就只剩一粒了,配着水给她吞下,不过她这样怕吞不下去··”

    欧阳临轩接过瓶子,老大夫站起,“我出去叫人送水来。”

    “谢谢大夫。”欧阳临轩点头道谢一句。

    很快,医馆的一个小药童端着一杯温水来,欧阳临轩把药丸放入她嘴中,可是的确,这会儿她如何能吞?

    他的俊脸涌上丝丝红晕,端起水杯仰头就喝了一口,再把杯子放回桌上,低首以嘴度水到她口中,轻轻把她下巴往上抬起,轻轻捏一下她的下颚···

    他的舌尖配合着把水和那粒丹药送入,终于,她把丹药和水吞了下去。

    他却一时舍不得离开她的小嘴···

    心,火热的很!

    跳得飞快!

    这是第一次与女孩子这样亲密的接触。

    他感觉全身都热了起来,忍着这不太愿意离开的心思,又喝了一大口水再次度给她。

    而后又是痴缠着她的小嘴一会儿,才离开。

    心中难耐的激动和火热,看着她微红的红唇,刚没多少血色,这会儿却娇嫩欲滴微微红肿,差点忍不住再次要品尝一番。

    只是后面他还是克制了。

    不能太过份,刚刚自己已经趁人之危了。

    她要是醒来···发现自己的唇有些奇怪,怕反而吓到了她。

    他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跳的如此激烈,看着她的小脸,眸光如水的深情。

    他也就每次敢在她不察觉的情况下,偷偷这样大胆毫不掩饰的看着她。

    过了会儿,老大夫进来,“喂了?”

    欧阳临轩点头。

    “我已经叫药童开了几剂药包好了,一天三次,每次饭后一刻钟之后喝,一包放两三碗水煲出一碗给她喝。”大夫跟他吩咐,“我刚也交代门外那年轻人了。”

    “谢谢大夫,只是,她服了这一粒丹药什么时候可以醒来?”欧阳临轩忍不住问他此刻最关心的。

    “药效待会儿就能有反应,有了反应后,就很快能把风寒降下七八成,她估计过半个多时辰就能醒一下,记得她醒来让她多喝一些温水。这几天吃清淡的就好,明天醒来可以给她喝一点小补的汤水,不能太补的。”老大夫缓缓把要注意的交代一番。

    “谢谢大夫。”欧阳临轩感激道。

    “不用客气,这是大夫该做的。”老人家见欧阳临轩终于面上松了一些,微微一笑道。

    这小子这焦急样,一看就知道他情根深种,尤其看他怀里的小丫头,那满眼的情谊,他看不见就奇怪了。

    “小德子,拿一百两来。”欧阳临轩微微提高的声音道。

    小德子立马就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张银票,直接递给老大夫。

    老大夫收了银子,便笑着道:“去找个地方让她好好休息吧,这两三天叫她好好休养一下。”

    欧阳临轩道谢一声,这才抱着夏子妍离开。

    小德子后面跟上,出了门先一步走到马车上,把手里的几包药放马车里下来。

    此时,欧阳临轩才抱着人到了马车旁边,带着人上了马车。

    “找附近最好的一家客栈落脚。”

    “哎。”

    ···

    ···

    马车再次行走,这次,速度便缓慢了不少。

    夏子妍朦胧中醒来,感觉全身无力的很,睁开双眼触及的是微暗的房间,正纳闷着,就听到旁边一道声音,“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夏子妍惊讶,头微微一歪看去,就看到床边一张凳子坐着欧阳临轩,她心中奇怪,“我怎么了?”

    她还是有些之前的印象,她明明在马车上,后面怎么一醒来就出现这里了?

    直觉上她就觉得是不是她有事,她能清楚感觉自己全身绵软。

    “你染了风寒,在马车上晕了,若是晚一点发现···”欧阳临轩实在说不下去了,心中不断感激上天,总算把她拉回来了。

    夏子妍一愣,怪不得一早醒来就感觉全身无力,头有些难受,她当时以为晚上没有休息好并没多想。

    “我又麻烦你了,不好意思,这一路上我总是给你添麻烦。”夏子妍尴尬,心中很是自责,她一路上没有帮到什么,反而总拖后腿。

    “别这样说,女子身体本就娇弱,这阵子你是一直赶路没有休息好,这次这边多停留几天再走。”欧阳临轩柔声道。

    “我们到了新的城镇了?”夏子妍惊讶。

    “嗯,你不是想多停留两天这边逛逛吗?等你好了再带你去。”此时,欧阳临轩哄着她道。

    夏子妍点头,这会儿躺床上全身无力的,感觉精神力跟不上,昏睡感又慢慢袭来。

    “睡吧,晚些吃饭我再来叫你···”欧阳临轩帮她盖高了被子,再次看她,见她已经沉睡。

    第二天上午,夏子妍醒来,人已经精神多了,只是饭后不久,她就是瘪着嘴皱着眉头抵抗也没用,在喝药这事情上,欧阳临轩盯得紧紧的,就跟她耗着,她不喝他就不说话不走,威胁不带她去逛。

    最后,夏子妍委屈着捏着鼻子一口闷。

    一碗见底,苦的她眼泪都飙出来了,很是委屈却又气呼呼瞪着他。

    欧阳临轩从昨晚就见识她这样可爱又固执的一幕了,这会儿淡定多了,他嘴角勾起,拿出一颗糖,柔声道:“吃吧,嘴里很快就没有味道的。”

    糖果外面包裹的纸已经剥开了的,夏子妍接过就迫不及待的送入嘴里,不过,还是气呼呼瞪着他,在喝药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好说话。

    不过,看在欧阳临轩眼里,却是感觉心软得跟什么一样,这会儿她就像孩子一样耍小性子,可却如此可爱。

    能见到她这样的一面,也是意外。

    但是却是欣喜的,能看到她每一面也是难得。

    平时,她虽然跟自己聊天,一阵子下来彼此算熟悉了,只是总感觉她还是没有完全卸下自己,总是感觉她还有一道隔层阻隔。

    可是昨晚开始,他感觉到她有些变了,这样的她却是更加真实。

    “这两天你要好好休息,乖乖听话,这样好得快,也能早些带你出去逛。”欧阳临轩柔声道:“药虽苦,但是能治病,难不成你想一直这样不舒服没精神?”

    夏子妍嘟着嘴发闷气,她心理当然清楚良药苦口利于病,可是她就是郁闷被逼着喝药,嘴里忍不住嘀咕,“喝药比上断头台还恐怖,有本事你喝喝看。”

    “我若是生病了,自然也要喝药,只是我身体比你好多了。”欧阳临轩好笑不已。

    夏子妍气哼哼的,又不知道怎么发泄,生气的便重新躺回床上,被子一拉把整个人都裹了起来,连脑袋都没露出来。

    欧阳临轩见此好笑不已,越发孩子气了。

    他过去坐在床边,把杯子拉下,哪怕她大力拉着阻止,只是她那点力气,如何与他比,好笑道:“这样吧,你想吃些什么零食,我叫人去外面帮你买来可好?你眼下静下来休息调养两天就好了。”

    夏子妍虽然还是心中郁闷,但到底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尤其她此刻想起他们其实非亲非故,人家一路上照顾自己都算仁至义尽了,怎么好再乱跟人家发脾气。

    这样一想心中又尴尬了,她什么时候起变成这样无理取闹了。

    这般想,心中的气也缓缓消了,“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便是顺着他的话问起来,或者太无聊,弄些零食打发一下也好。

    “我叫人每样买一些。”欧阳临轩心中更软下来。

    “那会不会要花很多银子?那还是不要买那么多了。”身上没有银子就是尴尬,老用人家的钱,怎么都别扭。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